裙底香 3

       第十五章 徐娘暗巷賣褻褲 熟女深宵淫人夫  

  婉芳走後,淩梵和秀嫻又坐了一會,才結賬離開,兩人看看自己的座位,果

然都有一點潮濕,彼此相視一笑。  

  離開夜店,回家的路上穿過一條小巷子,也許是氣流的關係,巷子�的風總

是很大,吹得她們的裙擺揚起來,兩人嘻笑著,像兩個小女生一樣拉住裙角,卻

聽見背後傳來一聲響亮的口哨。秀嫻回頭,一個小個子在他們後面不遠處的暗角,

顯然看到了她們裙底下的春光。秀嫻正要不理他,拉了淩梵就走,那人卻從暗角

�走出來,說:「兩位美女的腿好性感哦。」聽得出來是故意壓低了聲音。  

  秀嫻和淩梵這才看清,這人帶著個黑頭套,衹露出眼睛和嘴巴。  

  淩梵也不顧忌,拉起裙角露出一截大腿:「妳喜歡看女人的腿嗎?」  

  秀嫻從後面扯扯她:「幹嗎啦妳?喝多了?別理他,咱們走吧。」  

  「我喜歡看女人的腿。」那人又走近了一點,色迷迷的眼睛有一絲邪氣:「

更喜歡看裙子�面的風光。可以再讓我看看嗎?」  

  淩梵輕笑一聲,放開按住裙擺的手,風馬上把輕軟的裙子吹起,露出下面的

彩虹條紋丁字褲。那人目不轉睛看了一會,又轉向秀嫻,露出期盼的眼光。秀嫻

猶豫了一下,就像淩梵那樣鬆開手,任由風吹起裙擺,她覺得自己有點像瑪麗蓮

夢露,要想一下才記起今天穿的底褲是什麼花色:是天藍色的,前面有粉紅的繡

花。  

  「好漂亮。」那人吞著口水說:「賣給我好不好?」  

  「妳想買我們的底褲?」淩梵瞪大了眼睛。  

  那人不答,掏出錢包,數了幾張票子遞過來。秀嫻聽說過有年輕的女生為了

賺快錢,會拿自己穿過的底褲去賣,她和淩梵都不需要這幾個錢,但在公眾地方

把自己的底褲脫下來換錢,還是挺刺激的。她和淩梵對望一眼,兩人是多年的朋

友,彼此都了解對方在想什麼,淩梵首先脫下她的丁字褲,秀嫻跟著也脫下她的。

風仍然像個色情狂,一刻不停的撩起她們的裙擺,昏暗的巷子,更顯出她們大腿

和臀部的白皙。  

  雙方一手交錢一手交貨,兩個女人在數著鈔票時,那人已急不及待的把臉埋

在他們的褲襠�。好像有點驚喜的發現她們的底褲原來沾滿了蜜汁,一副物有所

值的心滿意足。  

  秀嫻再扯扯淩梵的衣角,示意她該走了,那人卻又叫住她們。  

  「可不可以……讓我舔一下?」  

  秀嫻沒想到他會有這樣的要求,還不知道該怎麼回答,反應敏捷的淩梵已開

了口:「多少錢?」  

  那人大喜,又掏出錢包來,傾囊以授的對淩梵說:「我就衹有這麼多了……」  

  淩梵點點頭,兩腿一分,撩起裙子:「來吧。」  

  那人毫不遲疑跪到淩梵面前,一頭鑽到她裙子底下,像條餓狗一樣舔起來。

淩梵背靠在�上,閉上眼睛,嘴�哼哼著,好像被舔得很舒服的樣子,看她臉上

的滿足感,秀嫻自己下面也癢起來了。  

  淩梵驟然全身一陣顫抖,然後仰起頭呼出一口氣。那人從她裙底下鑽出來,

又鑽到秀嫻裙下,秀嫻把腿張開一點,那人熱呼呼的唇和一根舌頭馬上貼上她的

陰部,出乎她意料之外的動作一點也不粗魯,品嘗一道佳肴似的幾乎把她的每根

陰毛都細細舔過一遍,小肉蟲般的舌頭跟著往她陰道�鑽,但並不能鑽得很深,

搔不到她陰道�面的癢處,直到他轉移目標吮吸她的陰蒂,秀嫻才發出一聲「這

樣才對啊」的呻吟。  

  那人的手也沒閑著,在她的大腿、股間遊走,一旁的淩梵似也不甘寂寞,湊

過來親她的嘴,兩人的舌頭糾纏在一起,淩梵又用手捏她的乳房,這樣過了不知

多久,那人忽然停止了動作,從她胯下鑽出來,一句話沒說,急急向巷子另一頭

走去,一轉眼就不見了蹤影。  

  秀嫻如夢初醒,喘著氣說:「幹嗎跑得那麼快啊?我以為……以為他接下來

要和我們做愛呢。」  

  「我也是。」淩梵說:「大概他身上的錢都給了我們,底褲費、舔屄費、再

沒有多餘的付做愛費了。」  

  「咱們把錢分一分吧。」  

  淩梵數了數手中的鈔票,平分一半給秀嫻,卻不小心掉了一張在地上,她彎

腰撿起來,卻噗地笑了:「我說他幹嘛溜得那麼快呢,原來都射了在地上。」  

  秀嫻低頭一看,她前面剛才那人蹲著的地上,果然有一灘黏液。她也忍不住

笑起來:「原來是這樣啊。」  

  「射了不少哦。」淩梵用鞋底搓搓那一泡精:「可惜都浪費掉了。」  

  「妳好像很想和他做愛嘛。」  

  「沒辦法呀,給他弄得我渾身熱烘烘的,屄也癢到不行,我等著他給我插一

插,他卻一走了之,這算什麼嗎,始亂終棄!」  

  「妳少亂用成語了。」秀嫻笑說:「可惜我下面沒那麼一根東西,愛莫能助

哦。」  

  「身邊沒個男人就是不方便。」淩梵嘆口氣。  

  「妳不是說可以找妳哥發泄的嗎?」  

  「太晚了,吵醒他也不好,而且他的小孩會怎麼想?」淩梵說:「這兒附近

有家按摩院,老板姓莊,手法很好,最難得的是他的雞巴夠粗壯,我也常常去光

顧的,衹是這個時間,人家早就打烊了。以前有過這樣的經驗,夜�一個人憋得

難受,有幾次我真想站到街上去,隨便拉個男人,客串作一回流鶯算了。」  

  「我的小姐,妳想想就好,千萬不要來真的,萬一碰上個變態的就有得妳受

了,要不然拉到個便衣警察,也很麻煩。」  

  「哪有這麼容易就碰上變態色魔和警察?」淩梵說:「我擔心的是被其他小

姐以為我在搶她們的生意,幾個人把我揍一頓,客沒拉成反而被扁,才叫倒楣呢

──我還想過,藏在路邊,看見有單身的男人經過,亮出刀子,把他給姦了……」  

  「妳呀,越說越不像話了。」秀嫻停下腳步:「這樣吧,妳跟我回家去。」  

  「妳幫不了我的,妳自己也說了,妳下面少了根東西。」  

  「不是我。妳跟我回家去,我借我老公給妳消消饞。」  

  「啊喲。」淩梵的眼睛亮起來:「妳可真夠朋友,衹是半夜三更的,他不早

就睡了嗎?」  

  「早睡下了,他們做醫生的,一天下來累得什麼似的,倒在床上就睡,鬧鐘

都吵不醒。」  

  「可不是嗎?怎麼好意思叫醒他?」  

  「不,妳聽我說:妳摸上床去,不要開燈,把他弄興奮了,肏完就走,反正

妳衹要用他的雞巴,他九成是不會醒過來的,就是半睡半醒,也衹會以為是我在

肏他。」  

  「妳常常這樣肏自己的老公嗎?」  

  「試過一兩次,所以妳放心,他不會發覺的。」  

  「這計畫聽來不錯,」淩梵點頭說:「可以試試。」  

  「我可是為妳著想,免得妳真的到街上拉客,或者四處去強姦男人。」  

  秀嫻的老公譚醫生果然早就睡了,屋子�靜悄悄的,兩人做賊似地溜進房�,

譚醫生睡得正沈,發出均勻的鼾聲。秀嫻把窗簾拉密了,房�一點光都沒有,淩

梵脫去衣裙,爬上床,譚醫生仰躺著,她摸索著找到他睡褲前面的鈕扣,解開,

把他軟軟也像睡熟了的小弟弟掏出來,有一種犯罪的興奮,心跳得很厲害,一口

就把小弟弟整個含住,譚醫生不清不楚的嘟噥著:「搞啥……三更半夜的……」

小弟弟卻不理會他,自顧在淩梵的含吮下醒過來,熱烈地回應她的挑逗。  

  等它硬起來後,淩梵便坐在譚醫生身上,把自己的屄對準小弟弟,慢慢套進

去,譚醫生在睡夢中發出囈語似的:「臭婊子……半夜……三更的……屄癢……」  

  淩梵在心中暗笑,伏在譚醫生身上,親他的嘴,譚醫生完全沒有反應。淩梵

屁股一上一落的,用熟睡中男人的雞巴去搔她陰道深處的癢,小弟弟認屄不認人,

肏得忒爽,令淩梵發出舒服已極的呻吟。  

  秀嫻全程都留在房�,觀看好朋友和熟睡中的丈夫做愛,又是興奮又是緊張,

要是丈夫突然醒過來,發現伏在身上的女人不是自己的老婆,他會怎麼想?秀嫻

也不知道她會怎麼應付,好在譚醫生沒醒過來,淩梵肏了有十幾分鐘,直到他射

了精,才輕手輕腳跨下床來,撿起丟在地上的衣裙,一手捂住下體,和秀嫻溜出

來,走進廚房�。  

  「喲,妳老公那一根很厲害嘛,」淩梵說:「怎麼從來沒聽妳說過?」  

  「也不是太厲害啊,」秀嫻謙虛的說:「八成是妳餓得凶了,所以感覺特別

好──妳在幹嗎?」  

  秀嫻的廚房淩梵並不陌生,她很快就找到他要的東西:一根香蕉。  

  「妳讓我分享妳的老公,我也有好東西要和妳分享。」淩梵把香蕉剝了皮,

拉開一張椅子坐下,張開腿,兩根手指掰開自己的陰唇,譚醫生的精液正緩緩流

出來,她握著剝了皮的香蕉像握著一根電動棒,小心地插進自己的陰道內。秀嫻

在一旁看著,淩梵的屄把整根香蕉吞進去,陰唇重又合起來,從外面看,沒人能

知道�面藏著一根香蕉。  

  「這是我嫂嫂教我的,」淩梵對秀嫻說:「叫陰陽水醃蕉。」  

  「妳嫂嫂的花樣可真不少。要醃多久?」  

  「馬上就能吃了。」淩梵說著,又輕輕掰開陰唇,邊用力像生孩子那樣把那

根香蕉擠出來,香蕉已被她的蜜汁和譚醫生的精液泡軟了,秀嫻跪在她前面,咬

了一口:「咦,味道很不錯喔。」一口一口的,把從淩梵陰道吐出來的香蕉都吃

了,還意猶未盡的舔舔唇:「喲,妳的屄現在有香蕉味兒,不是臭屄,該叫香屄

了。」  

  「是啊,順便也可薰香一下。」淩梵說:「除了香蕉,妳也可以用黃瓜,削

了皮,塞進去,蜜汁泡一下,妳的屄就透出黃瓜的香味兒了。」  

  「這我得試一試。可惜蘋果梨子不是長條狀,不能用。」  

  「也可以的。妳衹要用薄布縫一個袋子,像避孕套的形狀,把蘋果梨子切成

小粒,放進套子�,壓出汁液,然後塞進去,妳想妳的屄有什麼香味都可以。」  

  淩梵又和秀嫻一起洗了個澡才回家去,秀嫻回到房�,譚醫生還在呼呼大睡。

她躺在床上,覺得自己也有點燥熱,又不想再弄丈夫,衹好勉強睡去,卻做了一

夜的怪夢,先是夢見窄巷�那個蒙著臉的人,舔過她的屄後要和她做愛,當他在

她�面射精時,秀嫻扯下他的頭套,卻發現他是自己的兒子博釗,博釗肏過了媽

媽又去肏淩梵阿姨,然後婉芳又出現了,兩個女人輪流吮吸博釗年輕堅挺的屌,

跟著譚醫生也加入戰團,在兩個熟女的屄�面搗來搗去,弄得她們蜜汁四濺,博

釗又過來肏她,最後五個人搞在一起,淫聲連連,博釗把精液射在她臉上,她就

醒了,下體一片黏濕。  

       第十六章 兩指神功慰辣妹 群芳夜宴酬良醫  

  譚醫生對前一天晚上發生的事一無所知,一早起來吃過早點之後如常到診所

上班。  

  他是家庭醫生,今天的病人之中有一個叫何思思,是醫科學生,前幾天在化

驗室出了一點小意外,兩衹手都灼傷了,好在傷勢不算嚴重,衹要留神不要再受

感染,應該很快就能復原,現在思思每隔幾天就在他診所�做檢查。  

  「傷了手,很不方便啊。」思思向他舉起雙手,兩衹都包扎著繃帶:「好在

家�有老媽子,不過這麼大個人,還要人家幫我洗澡,把屎把尿的,也挺尷尬。」  

  譚醫生想到她光著身子在浴缸�,高舉雙手免得沾到水,無奈地讓人家替她

搓背、洗腳,以及每一處隱密的部位……他吞了一口口水:「那也沒辦法啊。」  

  「譚醫生。」思思說:「妳可以幫我一個忙嗎?」  

  「是什麼?」  

  思思再次舉起一衹手臂,並且半轉過身子,寬大的荷葉袖褪下來,可以見到

她腋下的黑毛:「我已經好多天沒剃腋毛,又不好意思叫老媽子替我剃,妳可不

可以……?」  

  譚醫生笑起來:「這個啊?當然沒問題。」  

  他從櫃子�取出一把女性用的剃刀,坐到思思旁邊,替她刮去那一叢黑毛,

他的手法很溫柔,小心不刮傷了她柔嫩的皮膚。  

  「妳知道,不少女人是不剃腋毛的哦。」剃完了一邊,譚醫生換個位置,又

為她剃另一邊。  

  「那樣好像有點不雅吧?」  

  「有的男人反而覺得那樣才叫性感呢。」  

  「性感?」思思訝然:「怎麼會?」  

  「那也是有理由的。」譚醫生解釋:「腋毛無論長短、卷曲的程度都和陰毛

很接近,男人看到一個陌生女性的腋毛,就可以想像她的陰毛長得怎麼樣,讓他

們有一種偷窺的快感。」  

  譚醫生看著她,想知道她是不是明白他的暗示:她正在想像她的陰毛的長短、

卷曲和濃密的程度。思思果然微微紅了臉,不經意的向他的褲襠瞟了一眼,輕聲

說:「說到陰毛喔……我的陰毛也好久沒剃過了,譚醫生妳是不是也可以順便替

我……」  

  「妳有剃陰毛的習慣?」  

  「是啊,而且一旦剃了就要繼續的剃,不然它一開始長出來就癢得要命,我

的手又不能搔,麻煩死了。」  

  「為什麼不叫男朋友給妳剃呢?」譚醫生笑說:「那也是一種情趣啊。」  

  「我知道,可是我現在沒有親密的男朋友,剛剛兩個月前才和上一個分了手,

早知道就該先和他拖著,也不至于現在這個情況。」  

  「我給妳看看。」譚醫生撩起她的短裙,看見她的底褲是酒紅色的,滾白色

蕾絲花邊,又吞了一口口水,這才探手到她裙底下,把她的底褲褪下,這才發覺

那是一件丁字褲,輕薄短小,還帶著她暖暖的體溫,可以完全藏在他手心�。  

  思思落落大方地張開腿,小腹下面本來應該是剃得乾乾凈凈的一片,果然已

開始冒出短短的絨毛。「很癢嗎?」譚醫生笑著替她搔了搔,思思嬌笑起來,譚

醫生拿剃刀給她剃毛,動作比方才更溫柔,他的頭俯得很低,聞得到她隱秘部位

透出來的淡淡香氣,像她這個年齡的女孩,陰部都有一陣醉人的清香。  

  短短的毛一下子就剃完了,譚醫生有點不捨地用手為她抹去皮膚上的細毛,

思思輕聲說:「我自從受了傷之後就沒自慰過了,譚醫生妳給我揉一下好嗎?」

她甜甜的氣息噴在他臉上,令他完全失去了抗拒的能力,兩根手指幾乎是不受他

控制的,摸索著找到她陰唇間一顆硬硬的陰蒂,熟練地給她揉起來。思思滿足地

嘆息一聲,平躺下來,張著腿讓他弄。  

  譚醫生的手指慢慢地探進了她的陰道,年輕女孩的屄好緊,他可以聞到她的

蜜汁散發出來的一股有點腥騷又有點香甜的氣味,他有經驗的手指頭找到了她最

敏感的部位,思思發出一聲驚叫,顯然是她從來沒有經歷過的快感。譚醫生唇邊

泛起一絲得意的笑容。  

  「感覺怎麼樣?很爽吧?」  

  「好過癮……」思思好像全身的肌肉都繃緊了,聲音從牙縫�透出來:「譚

醫生,妳好厲害啊!」  

  「那是妳的G點,聽說過吧?女性最敏感的部位,妳衹管閉上眼睛,好好的

享受吧。」  

  思思聽話地閉上雙眼,任由譚醫生的兩根手指在他的洞�面鑽,那手指彷彿

有魔法似的,她不論自慰還是男朋友的愛撫,都從來沒有過這樣的感覺,譚醫生

手指抽插的動作越來越快,她的蜜汁也越流越多,腰肢不由自主的向上挺起,像

在做一種高難度的柔軟操,直到譚醫生在她耳邊說:「小聲點,小聲點,」思思

才發覺她一直在高聲尖叫,那種女人衹有在極樂的巔峰才能發出的忘情叫聲。  

  譚醫生的手指在一陣猛戮之後,突然往外一抽,思思像被人拿刀子捅了一下

似的,發出一聲不知是痛還是快感的長號,下體卻猛地噴出一股液體,然後又是

一股,山洪爆發似的足足噴了好一會,思思自己則有短暫的瞬間彷彿完全失去知

覺,衹知道她的軀體和四肢都不由自主地起了一陣陣猛烈的痙攣,像剛剛受了幾

千伏特的電擊,起碼過了兩三分鐘,她的神智才回復過來。  

  「剛剛……」她喘著氣問:「剛剛是怎麼回事?」  

  「這個嗎?日本人叫潮吹。」  

  「潮吹?」思思想起她在網上看過的片子,女人高潮時陰道會噴出水來,她

掙扎著坐起來,看到地上果然好大一灘水:「這是我噴出來的?」  

  「衹要懂得怎麼弄,每個女人都可以得到這種快感。」  

  「好棒啊。」她重又躺下來,回味方才那種前所未有的電擊般的感覺,一轉

頭,看見譚醫生的褲襠�鼓鼓的:「啊喲譚醫生,妳也興奮了,讓我也給妳弄弄

吧。」  

  「這個……」譚醫生猶豫著:「不大好吧?」  

  「沒有關係啦,快點,我的手不方便,不能給妳脫褲子,妳自己來。」  

  「妳的手不方便,怎麼替我弄?」  

  「我有嘴巴啊,要不然……」思思向他眨眨眼:「下面還有另一個蜜穴,要

哪一個,隨妳的便。」  

  譚醫生想了想,終于拉下褲鏈,掏出他已經硬梆梆的東西,邊囑咐思思:「

今天的事,妳千萬不要跟別人說啊,要不然我連醫生都沒得做了。」  

  「妳放心,妳對我這麼好,我哪能害妳?」思思已急不及待的張口含住了他,

一邊口齒不清的說:「妳再用手給我弄弄。」  

  「不行,我的東西在妳嘴巴�,現在給妳弄,妳興奮起來,會把我咬斷的。」  

  他說著,伸手解開了思思的衣襟,拉開她的奶罩,撫弄她一對柔軟而堅挺的

乳房。思思吮屌的技術幾乎和他的指技一樣精湛,他噴射的份量雖然沒有年輕女

生那樣多,也把她的嘴巴注滿了,思思品嘗美食一樣慢慢咽下他的精液,還不住

親吻他漸漸軟垂下來的小弟弟。  

  譚醫生拿毛巾為思思和他自己清理好了,又一件一件的為思思穿上奶罩底褲、

襯衫短裙,像打扮一個心愛的洋娃娃。最後思思給他一個熱吻,「下星期我回來

覆診,」她說:「妳再給我弄弄,嗯?」  

  「一定。」譚醫生擁住她曲線玲瓏的年輕身體,知道這娃兒嘗過自己的手藝

之後,已經上了癮。  

  「剛才妳都沒肏我的蜜穴,」思思說:「妳不想和我做愛嗎?」  

  「怎麼不想,妳又可愛又性感,下次吧,下次再和妳做愛。」  

  「我下面又緊又滑,絕不會讓妳失望的。」  

  思思的手完全痊愈之前,又來過診所三四次,每一次都在譚醫生的兩指抽插

之下,享受到潮吹的快感,然後又和醫生盡情做愛,這次兩手受傷對她來說居然

是塞翁失馬,意外地享受到了這個難得的性愛經驗。  

  她的手上還有一點小疤痕,譚醫生說慢慢就會褪去的,回復光滑細嫩的皮膚。  

  「謝謝妳了,譚醫生。」思思說。  

  譚醫生把她擁在懷�,親她的嘴,一手已在她裙底下摸索,這些日子以來他

們倆已經不衹于醫生和病人的關係了。  

  「我一定要好好謝謝妳。」思思又說:「今晚我和幾個親密的朋友有個聚會,

妳也來吧。」  

  「妳們年輕人的聚會,我這個老頭去幹嗎?」  

  「其實這個聚會是為妳準備的,」思思在他耳畔說:「來的都是女生,我告

訴她們這個潮吹的經驗,她們都很羨慕,想親自試試呢。」  

  「哎呀,我叮囑妳不要告訴別人的,妳怎麼……」  

  「不要擔心,這幾個都是我的死黨,她們不會說出去的。──今晚符燕珊也

會來哦。」  

  「符燕珊?」譚醫生吃了一驚:「就是在我們診所兼職的……」  

  「就是她。今晚妳要早點來啊。」  

  聚會的地點是思思爸爸在郊外的別墅,平常都沒有人住,多半讓思思開派對

用。  

  除了符燕珊,譚醫生不知道思思還約了些什麼人。他按了門鈴,出來開門的

正是燕珊。譚醫生眼睛一亮:體態豐滿的燕珊幾乎一絲不掛,衹穿了一條咪咪小

的底褲,上面有灰綠色的阿米巴圖案,她一對年輕飽滿的奶,挺著兩衹奶頭像兩

顆紫葡萄,笑吟吟地向譚醫生問好。  

  「醫生,快進來,」燕珊和她的奶一起貼著譚醫生:「女孩子們都來了,就

等妳一個。」  

  進到大廳�,譚醫生看見已經有四個女生,全都像燕珊一樣,衹穿著小底褲,

見他進來,都紛紛鼓掌。主人家思思迎上來:「醫生,怎麼才來呀,來,我給妳

介紹一下。」  

  她指著其他三個女孩:「這是我以前的鄰居羅惠心,這事惠心的姊姊惠蘭,

還有這個妳也認識的,宋海菱。」  

  看見宋海菱,醫生的心猛地狂跳起來。海菱一家人都在他的診所看病,譚醫

生記得她媽媽,好漂亮的一個女人,不幸短命死矣。海菱長得和她媽媽一樣漂亮,

眼前這五個女孩之中,她也是最美麗的一個。  

  惠蘭走前拉著譚醫生:「聽思思說,妳給了她前所未有的快感,這潮吹的事,

我們都衹是聽說過,今天妳來了,一定要讓我們試試是什麼滋味。」  

  「我在使用按摩棒的時候有時會噴出水來,」惠心說:「不過光用手指弄,

還沒試過。」  

  「我也衹在網上看過一些片子,」燕珊說:「聽說G點受刺激,每個女人的

反應都不一樣,不一定都能潮吹的。是不是這樣?」  

  「男人有經驗的話,大半都可以達到那個效果,試試就知道了。」譚醫生拉

起惠蘭的手,看見她的手指上有衹戒指:「妳結了婚?」  

  「是啊。她們都是單身,衹我一個是人妻,妳喜歡嗎?」  

  譚醫生笑起來,他覺得最有吸引力的就是有老公的女人,能把一個結了婚的

女人勾引上床,是最令他興奮的事。他親吻惠蘭,她馬上熱烈的回應,濕濕的舌

尖吐進他的嘴�。「不是要試試潮吹的滋味嗎?」譚醫生說:「第一個就妳來吧

。」  

  仍然黏在他身上的燕珊笑說:「好啊,原來醫生最愛人妻,我替妳脫衣服吧

。」說著就迅速把醫生脫得赤條條的,眾女生圍著他,對他的軒昂陽物贊嘆不已,

紛紛伸手撫弄,好像它是一個可愛的小貝比。  

  思思早已有準備,大廳地板上鋪好了幾張床單,惠蘭在地板上躺下來:「思

思說她的手受傷時都是妳替她脫底褲的,我也要妳替我脫。」  

  她的底褲是白色的,印著粉綠色的葉子圖案,譚醫生聞聞她的褲襠:「可以

送我做紀唸嗎?」  

  「當然可以。」  

  「這樣吧,」思思說:「衹要妳能令哪一個潮吹,妳就可以得到她的底褲作

為獎品。」  

  「衹是底褲嗎?」醫生淫笑,看著四個圍著他等著看好戲的女生。  

  「衹要真像思思說的那樣,」燕姍說:「妳要什麼都行。」  

  「妳愛怎麼玩就怎麼玩。」海菱也說。醫生的心又是一陣狂跳,天哪她真像

她媽媽!  

  這天晚上醫生沒令她們任何一個人失望,他熟練的手指頭輕易的在她們的蜜

穴中找到那個神祕的G點,那個從來沒有被她們的丈夫男友發現過的區域,每一

個女孩都享受到了那種極樂的滋味,看著她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