黑社會火拼下的犧牲者

櫻田
慧子 
  
  
  
  
  
 
我 
  
  
  
 26歲
郭奕鈞 
  
  
  
  
  
  
 
我丈夫 
  
   33歲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郭恆
(北區幫主) 
  
  
  
 
我公公 
  
   60歲
王震
(南區幫主) 
  
  
  
  
  
  
  
  
 58歲
王宏凱 
  
  
  
  
  
  
 
王震之子 
  
 30歲 
  
  
  
  
  
  
  
  
  
   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我叫櫻田慧子,今年26歲,在我24歲那年嫁來了南方島國—灣島菧菗蒯蓂,慇慢慱慵
這是一處觀光勝地,每年吸引了大批觀光客前來旅遊漒潳滽漟,摑摜摴摬島上靠著蔚藍海岸、水上設施、賭場飯店等為主要產業。
三年前,我與一群朋友從日本來到這個國家遊玩瘓瘌瘊瘍,瞄睽睮睾
晚間,參觀賭場結束後塽墉塵壽,踂踊踇踀想不到碰上了當地的地痞流氓,
他們覬覦我的美色,將我強拉至暗巷中,粗暴的拳腳相向,逼我脫去衣物,
地痞:[日本貨,,,兄弟們有得爽了,,,,]
我被四、五個男人壓倒在地上,他們不斷地親吻我、撫摸我,
我當時已經完全絕望,不斷地哀求他們不要輪姦我,
就在危急時刻,一群正義之士挺身而出,一陣亂棒鬥毆之下,想輪姦我的五名惡徒逃之夭夭。
[小姐,妳沒事吧]一個溫柔、關懷的聲音詢問著。
我抓起一旁的衣物不斷地哭泣,[好可怕,,,好可怕,,,救我,,,,救,,,,]
[沒事了,,,壞人都跑了,,,,]
那是我與我老公的初次見面,奕鈞帶著七、八個小弟出現在我面前,
奕鈞:[妳放心,,,這賭場是我們管的,那些壞人不會再來了,妳以後不要一個人單獨外出]
這一次的搭救,也讓我對眼前的帥氣男子產生好感,
要返回日本以前,我們也互留了對方的聯絡方式,
經過一年多的互動、往來,我們結成了異國親家,我嫁到了灣島。
我的公公是當地的角頭大哥,也算是道上有名的人物,
他為人重情義,結交了不少的人脈,我夫家可算是稱霸灣島北區的要角,
然而,南區有其自己的勢力,幫主叫做王震,為人不像我公公一般豪氣千秋,
王震身為南區幫主,放任手下胡作非為,以武力強奪地盤、姦淫擄掠樣樣壞事都做盡,
是道上極具爭議性人物。
某一天凌晨,
家裡客廳一陣騷動,聽見很多人吵雜的聲音,我心裡有點不開心的爬下床看看,
[不好了,,,不好了,,,老爺中槍了,,,,,]家裡的保鑣呼喊著,
整間屋子亂糟糟,大家手忙腳亂,我隨便拉了一個回來通報的小弟詢問情況如何,
[剛剛老爺剛從酒家出來,就被人埋伏射擊,現在已經送去醫院,少爺要我們回來通知一聲]
[怎,,,怎麼會這樣,,,]我不可置信的站在原地。
兩天後,公公用著微弱的氣息僅留下一句話:[南,,,區,,,王,,,,震,,,,]之後便離開了人世。
我丈夫傷心不已,內心十分悲痛,
於是,他召集了幫眾,打算與南區一拼高下,[血債血還!!!]奕鈞高喊著。
他們計畫了很久,打算暗殺南區幫主王震。
在公公死後,幫內的成員也引發了一陣出走潮,留在我丈夫底下的,大約只有原來的一半不到,
許多人都趁機獨立,在不然就是投靠南區幫。
晚上上床睡覺時,
我:[老公,,,可不可以不要報仇了?]
老公:[不行,殺父之仇怎麼可以不報]
我:[我害怕會失去你阿,,,你想想,假如你發生意外,叫我和寶寶怎麼辦?]
老公:[我不會有事的,況且我心意已決,馬上就要行動]
奕鈞吻了我一下,向我保證他一定會平安無事,要我安心。
跟奕鈞行房後,我還沉醉在幸福的餘溫之中,奕鈞開口:[明天,我會留七個小弟在家,妳不要出門]
我:[你,,,你們明天就要動手?]
奕鈞:[避免夜長夢多,明天妳跟寶寶在家不要亂跑,等我好消息]
我:[求你,,一定要平安無事,,,]
奕鈞:[有那麼美的老婆在家,我當然會準時回來,記得穿那件黑色性感薄紗內衣等我,明晚我們再生一個寶寶]
我:[我那麼擔心你,你還有心情說笑]
奕鈞:[明天解決了一條生命,當然要製造一條新的阿]
我用力打了老公一下,之後就相擁而睡。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我懷著忐忑不安的心情坐在客廳中等待著老公回來,
大約晚上10點,大門的保鏢:[大哥回來了,快開門]
老公的座車開進了院子,忽然間院子槍聲大作,兩名出去迎接的保鏢中彈倒下,
另一名機警的保鏢見瞄頭不對,把腿就要往屋內跑,正要跑進屋內時,一把武士刀由後砍擊,
他也應聲倒地,屋內的小齊見狀,準備掏槍上前,想制止他們的行動,但一刀而下,小齊的手便遭砍斷,[阿,,,,我的手,,,,阿,,,,,]小齊疼痛難耐,跪在地上苦苦呻吟。
我見到小齊被一刀砍下手臂也嚇得驚聲尖叫:[阿,,,,,,,,,,,,,,,,]
一個年輕人批著一件風衣帶著30多個黑衣人進入了屋內,
[通通不要動,你們剩下三個人,還想反抗嗎?]那名男子恐嚇著屋內,我僅存的三位貼身隨扈。
[反抗就是他們那樣的下場]男子指著倒臥在血泊之中的小齊。
[你們是誰?想要幹嘛?]我強忍著緊張情緒,支支嗚嗚地問。
男子回答:[我叫王宏凱,我爸爸就是南區幫幫主,想必這位美人就是慧子小姐]
我:[是,,,,你知道這裡是哪裡嗎?你竟敢登門入戶進來]
男子冷冷的回答:[知道,,,知道,,,不就仇家的住所嘛,你老公刺殺我爸被活逮了,現在正在我家接受拷打]
[怎麼會,,,怎,,,怎麼會,,,]我不可置信得差點昏過去。
王宏凱:[我來接收他的地盤、財產、房子、車子,,,還有,,,,女人]
我:[你想幹嘛?]
王宏凱:[早就耳聞慧子小姐美貌出眾,如今一見真是驚為天人,以後妳就是我的女人了]
[閉上你的狗嘴]我氣憤的說著,並且吐了他一口口水。
[啪,,,]一把掌往我臉上打下,[櫻田慧子,妳敬酒不吃吃罰酒?看我怎麼整妳]
旁邊我的三名保鏢已經被恐嚇住,完全不敢出聲,只敢站在一旁觀看。
王宏凱:[北區幫的少夫人,來讓北區人嚐嚐吧,大家說好不好]
我:[你,,你想幹嘛]
[我們來看看北區幫的人,怎麼享受自己大哥女人好嗎?]王宏凱淫笑著問。
旁邊帶來的小弟每個面露淫笑附和著,[好阿,,,好,,,好,,,]
王宏凱指像一旁的護衛小政,[你,過來]
小政害怕地走到王宏凱身邊,旁邊的人一棒往他頭砸下,小政抱頭跪地。
[想不想上自己大哥的女人?]王宏凱質問著小政。
小政勉強搖搖頭:[不要,,不,,,]
王宏凱:[你大哥已經倒了,我現在給你兩條路,一刀結束自己,還是你要聽我的,姦了你主子]
小政驚恐的眼神看著我,我不斷的對他搖搖頭[不行阿,小政,不行]
旁邊的眾人不斷地起鬨:[上她!上她!,,,,,大哥的女人機會難得]
王宏凱:[過去,,,過去把你老二塞進慧子嘴裡]
我:[你這變態,,,不要這樣,,,]
小政在威脅之下,一步步地朝我走來,並將自己的褲子退下,
[小政,,,不要,,,不要阿,,,不要這樣,,,]我祈求著小政放過我。
[大嫂,,對不起,,,]隨後小政一把抓住我的頭,陰莖就直挺挺地往我嘴內塞,
旁邊的眾人不斷高喊:[好阿,,好,,,北區的小弟,搞了自己嫂子,,,好阿,,,]
小政腥臭的陰莖就在我嘴裡任意的抽動著,
不時我還可以聽見小政低沉的呻吟聲,[喔,,,好快活,,,喔,,,]
旁人大笑:[你們看看,,,居然給自己大嫂含到呻吟]
我:[小政,,,拜託你不要叫,,,,]
小政似乎已經被色慾沖心,漸漸地抓緊我的頭,前後擺動,
小政:[喔,,,原來大嫂這麼棒,,,喔,,,]
過了十分鐘,小政抽動的速度愈來愈快,快使我喘不過氣來,最後一股精液就在我口中爆開,
我被嗆了一口,不停地咳,不停地咳,[咳咳咳,,,咳咳咳,,,]
王宏凱:[太精采了,,,太精采了,,,這戲碼真不賴,,,怎樣,慧子,我們的大嫂滿意嗎?]
我惡狠狠的瞪著他:[你這禽獸,你會下地獄]
王宏凱:[是嘛?那我先讓妳嚐嚐地獄的滋味吧,今晚,我要妳滿足在場的所有人]
[好,,,好,,,大哥,,,你先上她]旁人鼓譟著。
王宏凱:[先把那小政拖出去處理掉]
小政:[不要阿,,,老大,,,不要,,,]
最後小政被帶到了屋外,下場如何我不得而知。
王宏凱:[慧子,換我倆來親熱親熱]
[你這禽獸,,,不要,,,不要,,,,]我苦苦哀求他。
王宏凱:[北區幫少主的女人,就該在北區少主的床上折磨她]
全場哄堂大笑,還有人吹著口哨,
我被強拖進房間內,經過我剩下的兩名隨護身邊,我以乞求的眼神看著他們,
希望他們救我,我好害怕,救我,,,救我,,,
但他們卻無奈地將眼神飄開,不敢直視我。
[把那兩個窩囔廢帶上來,看我怎麼搞他們大哥的女人]王宏凱喝令著。
王宏凱一把將我丟上了床,我再怎麼用力掙紮也是沒用。
他就壓住了我,用一隻手扣住了我的雙手,並開始強吻我,還用舌頭在我嘴裡不停的翻攪。
而他的另一隻手把我的T恤翻開、並透過胸罩搓揉我的胸部。我受不了這樣的刺激,不停的扭動著身體,但他很快就制伏了我。
王宏凱:[真是淫蕩,居然穿著性感睡衣在裡頭,怎樣,原本在等你男人吧?這可便宜我了]
我:[阿,,,放開我,,,,阿,,,,不要,,,,]
王宏凱將我短褲脫掉,並用他的大手撫摸我的大腿內側。
[真光滑阿,可真遇上極品了]
這時我的胸罩也已經被脫掉了,經過挑逗下,尖翹的乳頭看起來特別明顯,他掀開我的上衣,
並且二話不說就開始吸吮我的乳頭,[呀!,,,唔,,,不,,,啊,,,]我忍不住開始尖叫了起來。
王宏凱聽到我的叫聲,就淫笑道:[嘿嘿!這小淫娃開始興奮了。接下來有得爽啦!]
他開始隔著內褲舔著我的私處。
我夾緊了大腿想阻止他的行動,但他卻用力的分開我的大腿,並將我小的不能再小的褲子脫掉。
[啊!,,,]我已經放棄了抵抗,王宏凱直接的舔弄著我的肉縫,並用手玩弄著我的陰核。

王宏凱說:[好!我看妳也夠溼了。]他將內褲脫下,而他的超大尺寸肉棒也彈了出來,
天哪!他的陰莖很大,我猜超過了十八公分,而且好粗。我緊張的雙腳亂踢,
但他馬上抓住了我,並說:[來吧!好好享受我的『大雞巴』吧!]
旁人開始鼓譟著,我見到我老公給我安排的兩個保鑣,他的的褲襠也鼓起了一包。
接著,他緩緩的將他的大肉棒插入我嬌嫩的花蕊,才剛放進了一半,
我就痛的大叫:[啊!!!不……住手……我受不了啊!]
當王宏凱將他的陰莖完全放進我的小穴時,我已經痛的發不出任何聲音了。
接著他開始在我小穴裡抽動,每次都是抽出到只剩一個龜頭在裡面,再狠狠的插入,
並且慢慢的加快速度。他還一邊用淫穢的口吻說:[哦哦!!!這小淫娃夾的我好緊啊!真爽!],
旁邊的人不停地吹口哨:[大哥,讓這娘們知道南區幫的威力]
我的花瓣受到他最悽慘的蹂躪,身體好像完全變成了男人發洩性慾的性器官了,
他無比粗暴的動作,一下下將我推向地獄當中。粗大的陽具在我的陰道內磨擦,
又不時的以言語羞辱我,我有種前所未有的羞恥感。
王宏凱把我的雙腳架到肩膀上,抓緊了我的腰開始用力抽送,我隨著他的動作不停的大聲尖叫
[喔,,,痛阿!,,,怎麼,,,會,,,這麼,,痛,,放過我,,,啊,,,,],
他說:[怎麼樣,小淫娃,我這樣搞妳爽不爽啊?]
我:[你會下地獄,你不是人]
正被大力狂猛抽送著的我,根本不能阻止他接下來的行動,
他將我轉身,背對著他,
這時王宏凱的龜頭再度抵住了我的小穴口了,他開始抓緊我的腰,將他粗壯的大肉棒壓入我小小的陰道裡,
雖然剛剛已經被他幹出水了,但他再度塞進了一個龜頭,我一樣覺得已經卡住了。
他仍然不放棄,開始用半旋轉的慢慢插入我的裡面[啊,,,不要塞了啦,這樣,,,好,,,好痛],
等到他的肉棒塞入了一半,他突然用力的往上一頂「啊啊!!!……」,
我感到他的大雞巴完全的進入我的穴內,我的嫩穴像是被撐開了一樣,我覺得有一點痛,卻又叫不出來。
他抱住我的臀部,接著用往上頂的方式幹我「哇啊啊!!這……這樣頂……好痛……哦!……不行……會死……會死掉……啊!!……」,
王宏凱也賣力的舔我的脖頸和耳朵,
王宏凱:[太舒服了,,,太舒服了,,,阿,,阿,,,]
他完全不理會我的哀求,使勁地抓著我的腰去撞擊他的下體,
一下又一下,我被丈夫的仇家羞辱、姦淫著。
慢慢地,眾人喧嘩的聲音愈來愈小、愈來愈小,他們每個人早已看得直吞口水,
看我被王宏凱姦淫到如此地步,每人的下身都鼓了好大的一包,
我心想:[完了,,,我真的完了,,,等等我就是他們的獵物,必須面對一大群人的輪姦、發洩,我不敢在往下想了。]
王宏凱:[慧子,妳夾得我好緊阿,真美妙的感覺]
[啪啪啪啪啪,,,啪啪啪啪啪,,,,]房間不斷發出肉體交合地碰撞聲。
[阿,,,阿,,,嗯,,,阿,,,,住手,,,,]我絕望地哭著。
王宏凱慢慢加快了自己抽插的速度,死命的抓緊了我的手,
一下又一下往我子宮深處打樁,他那根大肉棒正沾滿我流出的愛液,在小穴抽動,而且還將二片陰唇帶進帶出,我下體充滿疼痛的感覺。
最後我感覺下體一熱,一陣暖流毫不保留的噴灑在我子宮壁上,頓時我整個人全身癱軟,豪無力氣地趴臥在床上休息,
[日本妞還真不賴,可真把我給爽死了]王宏凱滿足地抓著我的臀部,並且捨不得將陰莖從我陰道中抽出,
[等我休息會兒,待會還要繼續玩玩妳,讓我們大家來點餘性節目吧]
王宏凱奸笑著看了我老公的那兩名保鏢,阿榮、阿德,
王:[看我幹你們大嫂看的過不過癮?看你們倆下體都脹大了,給你們操操大嫂如何?]
我剛被折磨完以後,還在床上喘息著,忽然聽見這段話,我嚇得連忙搖頭:[不要阿,,不可以,,,不可以,,,你這禽獸,,,]
王宏凱將我頭髮抓起,貼在我耳邊說:[慧子,平時妳的身分高人一等,現在就讓平時的小弟好好享受一下也無訪嘛]
[求求你,,,不要這樣,,,求求你,,,求求你,,,]我低聲下氣的哀求他。
我不斷的哭泣,希望這一切都只是場噩夢,
王:[你們兩隻走狗,今天便宜你們了,給你們好好操操自己大嫂,給我大力操她,假如慧子叫得不夠大聲,你們倆就倒大眉了]
我瘋狂地大喊大叫:[阿,,,阿,,,放開我,,,不要,,不要,,,不要,,,不要阿,,,阿,,,阿,,,]
眾人起鬨:[送入洞房、送入洞房,北區幫小弟要和大哥女人洞房了]全場笑聲四起。
阿榮:[嫂,,嫂子,,,對不起,,,]
我眼神祈求著他:[阿榮,,,不可以,,,我是妳大嫂,,,不可以這樣,,,求你放過我]
王:[你還跟她客氣不成,再不做,我後面還有三十幾個小弟要做]
[操她、操她、操她、快、、、快操、、、我們也要操、、、操完輪我們、、、]旁邊傳來陣陣嬉鬧聲。
王:[拉到客廳,大家好好欣賞這場性愛]
我們被押至客廳之中,
阿榮、阿德:[嫂子,得罪了]
我:[阿,,,不要,,,不要,,,怎麼會這樣,,,怎麼會這樣,,,老公,,,怎麼會這樣,,,]
我雙腿不斷地掙扎、亂踢,但很迅速的就被他倆給制伏,
阿榮將我放在椅子上,
王:[難得一見小弟強姦大嫂的戲碼,大家好好欣賞阿]
我雖然不情願,但是也沒有辦法,於是橫下一條心,準備任這個男人處置。
阿榮把自己的衣服脫光,爬在我身上,吻著我小嘴,我無奈的張開了嘴巴,任他的舌頭伸進嘴巴裡,
阿德則在我腿上親了又親,不斷地撫摸著我的雙腿,[嫂子,妳真的是太嫩了,還不知道下面有多嫩啊。]
我木然的望著天花板任由阿榮、阿德親吻撫摸我的身體,阿榮用一隻手的指頭揉著我鮮紅的乳頭,
阿德則玩弄著我的私處,用一個指頭反覆摩擦我那一條小小的縫隙,接著把嘴巴湊到我的兩腿之間,用力拔開我的雙腿,
我:[不要阿,,,不要阿,,,阿德,,,不可以,,,]
阿德:[阿榮,你先到旁邊看,讓我先操大嫂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