女友與我的學生時代-3

【女友與我的學生時代-1】

【女友與我的學生時代-2】

《體育課》

  隔天,禮拜日,姿儀沒辦法來我家,因為她要補習英文跟數學,晚上沒特別的事阿姨不會讓她出門,禮拜一跟禮拜二晚上也趕著回去補習,我三天沒有碰她了,今天禮拜三,是我很喜歡的一個日子,因為體育課我們都穿體育服上學,感覺比較輕便,也不用帶太多課本,課本會輕一些,體育課的時候,我跟凱立、士龍三個人一定是在打籃球,而姿儀就會一個人坐在操場旁邊看著,感覺就很孤單,因為她也不會說話,除了我,對其他人她也不予回應,所以誰都不會想待在她的身邊,其實我一直很在意,她難道都不會感到不開心嗎?不過今天比較例外,我打球打到一半的時候發現,班長陳盈潔居然待在姿儀的身邊陪她說話,我想是因為禮拜六有了交集的關係吧?

  「阿仁!你看!居然有人會跟A告聊天欸!」正博說著。

  「陳盈潔是白癡嗎?黃姿儀又不會講話。」凱立跟附和。

  「打球啦!你們管那麼多!」士龍說。

  「哈哈…。」我苦笑著。

  其實在姿儀跟朋友們之間我一直很矛盾,在班上我跟姿儀裝得沒有很熟,只是藉口鄰居偶爾同路一起走而已,實際上我跟她是確確實實的好朋友,雖然關係不是很正常,但我很在意姿儀到底是把我當作男朋友還是好朋友而已?可是我也怕真的跟她交往了之後,朋友們會不會覺得我沒眼光?

  體育課一向都在最後兩節,放學之後,等同學都走光了,我跟姿儀還在教室,我就好奇的問她,班長陳盈潔找她做什麼?還是單純的聊天而已?

  『她找我聊天而已。』

  「聊什麼?」

  『問我是不是跟你交往啊?』

  「那妳怎麼回答?」

  『你說呢?』

  「沒有,是嗎?」

  『當然啦∼』聽到她的答案,我還真是有點失望。

  「也是,走吧!我們回家吧∼」

  接下來的兩個月,我發現班長陳盈潔跟姿儀已經成了好朋友,體育課的時候,她們總會坐在一起聊天,還會一起投投球或者打羽毛球,而假日放假的時候,她們還是同一個補習班,久而久之,就連陳盈潔也知道我家住在姿儀的對面,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,上課日還好,假日我會有點吃味,十一月的某個週三,天氣開始變冷了,而且今天體育課特別冷,我跟凱立推托太冷了,不想打球,一個人跑到教室睡覺,無神的想著這幾個禮拜姿儀的變化,她好像變得開心許多,也比較沒那麼依賴我了,讓我有股失落感,我不禁懷疑,兩人之前親密的舉動是不是真實的?還是一場春夢?這段期間的我則都自己解決,但結束之後,卻感到更空虛。

  「咦?你在這啊?」教室門口突然出現陳盈潔的聲音。

  「怎麼了?」

  陳盈潔在班上成績還算不錯,個性算是活潑型的女孩子,雖然國中已經規定女孩子頭髮不能及肩,但她偶爾還是會把那頭短髮束起來,不說話的時候,看起來就十分有氣質。

  「黃姿儀在找你欸!」

  「找我幹嘛?」我冷冷的道。

  「不知道?不過我覺得…。」她說到這突然停了下來。

  「覺得怎樣?」

  「你想知道?」真欠揍!還賣關子!

  「對啦!快講啦!」

  「我覺得…姿儀喜歡你…。」

  「是嗎?」聽她這樣說很開心,可是心裡又覺得只是朋友的喜歡,想到這就又不覺得如何。

  「你不信啊?」

  「感覺不出來…。」

  「你太遲鈍了,我都有感覺,你沒有…。」

  「噹噹噹…。」

  下課鐘響,打掃時間到了,剩下一節體育課就放學了,陳盈潔說完就到掃具間拿掃具了,而其他同學也陸陸續續回到教室打掃,除了一些跟我一樣喜歡打混的人,早就在體育課把書包放在操場,準備放學就走人了,也懶得上來。

  「嗯嗯!」姿儀拍拍我『快去打掃,你今天值日生,要擦黑板跟清板擦。』

  「妳幫我用啦!」

  「嗯嗯!」她搖搖頭,接著就離去了。

  真奇怪,我怎麼覺得姿儀感覺有些變了?好像離我很遠,而且我已經兩個月沒碰過姿儀了,難道上次在教室那次,真的讓她對我徹底反感了?快上課的時候,大家陸陸續續跑到下面集合,我懶得管它,就繼續待在教室睡覺。

  「嗯嗯嗯!」姿儀拍拍我的肩膀,並拿出紙條『你又翹課了!這樣不對喔!』

  「呵啊∼」我起身打了個呵欠「妳管那麼多!」我看看時間,還有半小時下課。

  『你口氣幹麻那麼凶?我又沒得罪你!』

  「妳吵到我睡覺啦!不爽啦!」

  說完,我不理她跟著趴在桌上,身旁傳來寫字的聲音,她搖著我,我知道她想讓我看看她說什麼?可是我故意不理她。

  「嗯!」她越搖越大力,我只好耐著性子,看她什麼時候停下來。

  突然我褲檔感到一陣冰涼,原來姿儀把右手伸進我的褲子裡面,她接著套弄我未勃起的肉棒,本來她的手讓我感到一陣冰涼,但是因為我暖熱的肉棒,漸漸的就感覺到她的手也暖了起來,而且十分的柔嫩,肉棒在她的手中漸漸擡頭,隨著肉棒越來越硬,她也必須增加緊握的力道才能套弄,我受不了不再趴下,坐著看她蹲在我ㄧ旁套弄我的肉棒,我輕聲低吼,將舒服的能量從身體中吐出,這時姿儀卻站了起來,拿出便條紙現在我眼前,讓我整個火又熄了。

  『你最近都不太理我?是怎麼了?討厭我了嗎?』

  「是妳不理我吧!」她在我對面坐了下來。

  『我哪裡有不理你,上課放學我都陪著你走。』

  「應該說是我陪著妳走吧?哪有不理妳?」

  『以前你都還會跟我說說笑笑的,現在都沒有!我就覺得你變得好冷淡!』

  「妳又不是我女朋友!我幹麻一定要跟妳說笑!」我說出這句話,她突然愣了一下。

  『我們不是好朋友嗎?』

  「妳跟陳盈潔才是好朋友吧?你們上課下課都在一起,還一起補習,而且我們除了放學,根本沒什麼交集。」說到這,姿儀眼框突然紅了,眼淚竟然流了下來了…。

  『我也想跟你一起呀∼』我看著她的便條紙,一邊落淚一邊寫著『可是我本來自由的時間就不多,在班上我也知道,你不想跟我太靠近。』原來她也是知道我心裡的想法『我當然就跟盈潔比較好嘛∼而且我覺得跟你獨處好不自然,感覺你都只想跟我做那種事。』

  「…。」我突然無言以對,姿儀真的是個善解人意的女孩子,我在想什麼,其實她都知道。

  「嗚嗚…。」她靜靜的哭著。

  我心裡感到愧疚,因為她說的其實都沒錯,是我變了,她才跟著變了,如果是其他女孩子,大概就跟我完全不理了吧?從書包拿出面紙,抽出一張遞給姿儀。

  「別哭了…。」我靜默了一會兒「是我的錯,可是…。」我想狡辯什麼?卻不知道該怎麼說?

  「嗯∼?」她哽咽的應聲,似乎叫我繼續說下去。

  「可是我不想只跟妳當好朋友,我想…我想跟妳真的交往。」

  『我第一次都給你了,還跟你在教室做過那種事,我們還不算交往嗎?』

  「那妳之前還跟陳盈潔說我們沒有交往,妳不是那麼想嗎?」

  『因為我是啞巴,我知道你班上很為難,我不想這樣子跟你交往。』

  「吼∼」我大呼一聲,原來我們都想著彼此的關係在糾纏著「我不管了!」

  我起身,將姿儀拉起來,將她成公主抱的姿勢抱起來,要往掃具間移動,體育課放學大家應該就直接出校門了,沒人會回來,這時姿儀卻擺動身子掙脫我,站回地面。

  『我有跟盈潔說我在教室,她放學可能會過來找我。』

  我們走往教室,路上我看看手錶,哇靠!已經放學十多分了,剛剛可能太投入了,所以沒聽到打鐘的聲響,到了教室,陳盈潔就坐在教室了。

  「你們去哪啊?好久喔∼」

  「我帶她去操場散步啦∼」我說。

  「姿儀,妳臉好紅喔∼怎麼流那麼多汗?」

  『剛剛吉仁一直催著我樓梯爬快點,有些累。』

  「沒有啦∼我趕著回家。」

  「張吉仁,跟妳借一下姿儀說話,好嗎?」

  「喔,好啊。」

  陳盈潔將姿儀拉到一旁,說了些悄悄話,我很好奇的看著,陳盈潔還有看了我ㄧ眼,讓我直覺一定跟我有關係,我們三個人一起走到校門,接著才別過頭道別。

  「剛剛陳盈潔跟妳說什麼?」

  『她問我是不是喜歡你。』

  「妳怎麼回答?」

  「嘻∼」她小笑了一下『你說呢?』

  「我怎麼知道?」我心裡想著是,但又很怕不是,答案沒從她口中得知,我就感覺心裡壓著一塊石頭,整個人很緊張,又期待又怕受傷害。

  「嘻∼」她把便利貼的其中一張撕下來,貼在我的額頭上,然後快步走去。

  我拿下來一看,上面寫著幾行字『我不知道。』『妳不要去說啦!這樣會誤會。』『沒關係了,反正我已經確定他是喜歡我的。』『我不知道。』『不要!我要等他當著同學的面前跟我告白,我才跟他交往。』看完我整個傻眼,心理的情緒七上八下,我興高采烈的追上姿儀,牽起她的手。

  「姿儀。」

  「嗯?」她好奇的望著我。

  「我喜歡妳!」

  「哼!」她佯裝生氣,嘴角笑笑的。

  我知道,她在等我的表現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