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大俠魂》之第四一章 今朝久旱逢甘霖

第四一章 今朝久旱逢甘霖

 

  華云龍走近宮月蘭旁邊,手攬的她的細腰,而宮月蘭也順勢倒入他懷中。華云龍順勢一抱,把宮月蘭抱上了床,然后壓了上去,在她乳房上一陣玩弄揉捏。宮月蘭感覺很舒服,也不斷的親著他的臉頰。華云龍感覺寶貝已經脹大了,于是隔個衣褲抵著宮月蘭的陰穴,向她說:“小小穴,那你說說,你是不是淫娃、蕩婦呢?”

  

  宮月蘭先是拒答,可是禁不起華云龍一再挑逗,心跳口乾,浪水直流,快受不了了,于是嬌喘噓噓的說:“好哥哥,我是,我是嘛。”

  華云龍故意裝做聽不清楚,又問道:“什麽?你說什麽來著?”

  

  宮月蘭無奈的又說一遍:“我……我……我是……淫娃……蕩婦……你……你滿意了吧……快……快起來……壓痛我了啦……”

  華云龍說道:“叫一聲好相公,才能饒你。”

  宮月蘭叫道:“死相啦,好相公。”

  華云龍微微一笑,站了起來,急快地把宮月蘭脫的一絲不挂。橫躺在床上的宮月蘭,雪白肉體,一對大而圓滿尖挺的乳房,粉紅色的乳頭兒,平平的肚子,有個深凹的肚臍眼,修長的粉腿,豐滿的屁股,白嫩高翹的厲害,密合著的屁股溝子,深得出奇,著實迷人,三角之處的迷人洞,真是天生異品,高高地像個小饅頭,中間有個一寸多長的穴縫兒,正中間長了顆小陰核,穴上覆蓋著穴毛,生長的濃濃密密,煞是誘惑。

  華云龍從頭吻到了腳,吻得宮月蘭一陣陣顫抖,鼻子里一聲聲的「哼」著,小穴中的浪水冒了出來,穴中癢得出奇,嘴中呼呼地叫著:“好哥哥……別……別逗我了……我……癢……快……快插吧……”華云龍眼見宮月蘭已經受不了了,才拉住宮月蘭的手,送到了那根要命的粗大寶貝上去。

  宮月蘭一觸及大寶貝,高興的不得了,嚇了一跳問說:“你怎麽把它弄的這麽大啊,我可愛死了。”

  華云龍哈哈一笑,往床上一壓,對宮月蘭說:“呵呵呵,蘭妹妹,今天夠你享受不盡了,躺下來,大寶貝要插穴了。”

  

  華云龍急急地壓在宮月蘭身上,左手摟住她頸子,右手握住了大寶貝,使那粗大的寶貝在穴縫兒上磨擦。擦得宮月蘭浪水直流,小穴自然地張得開開的,盼著那大寶貝趕快插進來。可是沒想到,華云龍磨了許久還不插入,宮月蘭渴求的頭兒直搖,急促的嬌喘,白嫩屁股死命的向上抛。

  華云龍說:“蘭妹妹,你浪了呀,想要戳戳嗎?”

  

  華云龍把粗大的寶貝對準了洞口,可是就是不插進去,急得宮月蘭更加浪得不可收拾,她氣急敗壞的猛哼:“好哥哥……哥哥……你……你就送進來吧……求求你……唔……你這殺千刀的……快嘛……受……受不了啦……”

  

  華云龍開心的笑了笑,使勁往下一壓,插了進去。恭候多時的嫩穴,早就被浪水浸得滑到家了,這一狠插就插到了底,整個小穴塞得滿滿的,大寶貝頭子不偏不倚的頂住了穴心子。這麽一頂,可把宮月蘭所有的騷癢給止住了一半,她全身打了個寒顫,嬌叫著:“好哥哥……大……大寶貝……唷……美死了……唔……唔……小穴……被……大寶貝……掃得……美……死了……唔……太好了……”

  

  火熱熱的大寶貝,著實盡根地插刺這小穴,沖激著穴心,宮月蘭不停地狂叫嘶吼,美死了,快活死了。不久,她一聲嬌吟:“唔……啊……我……我到了……高潮了……嗯……哼……”于是便癱瘓在華云龍身下。

  

  華云龍知曉她已爽得昏迷了,他把大寶貝給拔了出來,伏下頭去看昏迷的小小穴。小穴洞還是圓圓的,不時還一收一放的,淫水不斷地往外流著。華云龍看得欲火高熾,同時這大寶貝一跳一跳的,他再也忍不住了。華云龍把她翻個身伏在床上,他蹲跪在她兩腿中間,性感至極的大屁股前,用手撥開了深深的穴縫,把那寶貝對正了穴兒,瘋狂地刺向花心。華云龍就從背后干著宮月蘭,他隨心所欲,九淺一深,一深九淺,用各種方式在沖刺。

  宮月蘭口里直嚷嚷:“哇……啊……大……大寶貝……哥哥……唔……用力……太棒了啊……加把勁……哼……啊……”華云龍聽見這浪吟聲,更是瘋狂地抽插著。

  兩個急促的聲音同時發出:“哥哥……我……我又泄了……”

  

  “唔……我也要射了……”兩人同時達到了高潮,這才停住了喘著氣。

  

  

  華云龍扭頭一看,宮月蕙正難受地揉自己地玉乳呢,忙轉移陣地,把宮月蕙往床上一壓,便快速的剝光了她的衣服。華云龍用手托住大寶貝,就往小洞穴里塞送進去,使勁的一挺,大寶貝插進了小穴兒里。

  宮月蕙受這一戳,頓時一下快活,嬌吟著:“哎呀……唷……好哥哥……急……色鬼……呀……痛……唷……哎唷……唔……嗯……”

  

  “可……可人兒……好……很好呀……慢……慢點……慢點來……不……不要太急了……這樣……我……我會……受不了呀……”

  

  “呀……溫柔點……太猛了哩……啊……哎唷……會痛……唔……”華云龍順勢又再頂進了大半根寶貝。

  “哎呀。”宮月蕙的騷浪聲高得多了,但是臉上卻出現美快的表情。華云龍開使狂抽猛插,活像只野馬般,狂亂快速地奔騰。戳刺得宮月蕙聲聲浪叫:“親親……哎呀……大……大寶貝……哥哥……大……大寶貝……小穴穴……好……好漲啊……呀……”

  “我……小陰穴……又……又窄……又緊……大寶貝……哥哥……要……疼愛……這小穴啊……呀……嗯哼……”

  

  “啊……好哥哥……不……不要……太猛啦……唔……這太狠了……呀……好痛啊……插得太狠了啦……要命的……你……你饒了我吧……求求你……太狠了……受不了了……會升天的哪……”大寶貝緊扣著穴心。

  “呀……哎唷……哥……哥……你就干死我吧……戳吧……”

  

  “哎唷呀……好美……好爽……好舒服……唔嗯……喔……”華云龍經過了一陣瘋狂抽插之后,將寶貝抵住了宮月蕙的子宮旋轉,宮月蕙也隨著大寶貝在穴中轉動得快慢,搖起頭來。

  “好哥哥……你……你真是……夠狠啊……嗯……哥哥……呀……你真好……大……寶貝……好粗……好厲害呀……脹得可怕……”

  “哥……呀……爽……快……快……再干進去……又再旋轉了……唔……唷……嗯……好舒服……呀……好爽快……動作大點嘛……”

  “嗯……轉……啊……你太棒了……受……受不住了……”

  華云龍說:“蕙妹妹,這個大寶貝好不好?”

  

  宮月蕙說:“好唷……太好了……好棒……好厲害……好猛……嗯……呀……美死我了……”

  華云龍也忍不住叫著:“你叫……你浪呀……我聽了好爽……哼吧……小小穴……你騷吧……你大聲叫吧……我喜歡聽……聽浪叫聲……大聲點……小……小小穴很爽吧……”這時華云龍把大寶貝對上了穴心,頂得緊又轉得快,同時又按住了屁股,這樣就貼得更緊了。

  宮月蕙浪叫:“哎……哎呀……嗯……我……我小穴……真太美了……哎呀……龍哥哥……插死我了……呀……使勁……干吧……好酸……唔……好舒暢……哎唷呀……”

  “嗯哼……哎呀……龍哥……大寶貝……插得我……酸麻啊……要命呀……哎唷喂呀……唔……大寶貝哥哥……要被你……戳爆了啊……唔哼……”

  

  “插……插死了……要死了……啊……使勁……再沖……喔……”連連呻吟不斷,再也聽不清楚宮月蕙在叫什麽了。原來是魂兒非上了天,心跳也亂了。

  宮月蕙被撞得把面孔緊貼在床上,如云的秀發散在四周。華云龍只覺龜頭撞在陰道盡頭,他雙手后移,把兩邊臀肉盡量分開,想再深入一些。宮月蕙開始發出一陣陣哀嚎,華云龍知道她的高潮又快來了,于是便加快抽插的速度。

  

  “啊……龍哥哥……妹妹……又泄了……啊……”只覺宮月蕙己無力扭動,陰道劇烈的顫抖,大量的淫水又泄出來了。華云龍大吼一聲,龜頭像被吸住一樣,再也忍耐不住,精液大量的噴射出來。

  

  宮月蕙喘著氣承受著,直到華云龍的寶貝停止抽搐,吐出了最后一滴精液,兩人才頹然倒下。兩人交纏著身體,華云龍摟著宮月蕙,宮月蕙主動奉上香唇。在華云龍的背后,則是宮月蘭緊緊樓著他,三人心滿意足,相擁尋夢去也……

  

  

  次日傍晚,他們一行在一小鎮落宿,夜幕降臨,華云龍來到「玉鼎夫人」顧鸾音的門外,輕輕地敲門。他已得方紫玉告知,顧鸾音已經同意了,華云龍自然是萬分感激,趁熱打鐵,天色剛黑就來了。從屋里傳出嬌媚得足以殺人、柔膩恰可暈神的聲音:“門沒闩,不會自己進來嗎?”

  

  「玉鼎夫人」顧鸾音一身白衣,正盤坐在床上,她秀發披垂素肩,姿色動人,有如柳楊醉舞東風,玉貌花容,豔色照人,眉淡拂春山,雙目凝聚秋水,朱唇最一粒櫻桃,皓齒排兩行碎玉,零龍嘴角,含著歡欣欣笑,一雙明眸中,卻是水光流轉,實人間尤物。

  

  目睹華云龍的絕世風采,炯炯有神的目光似乎要看穿她的心似的,不由心頭一蕩,漸漸身體變化,血液翻騰,周身發熱,玉乳發漲,感到各處有似麻似癢的味兒,直癢得心裹麻麻的好難受啊,臉上現一陣嬌紅的羞態鮮豔照人,春情蕩樣溢滿雙眼,春情然起,六神無主,不知如何是好。

  華云龍知是時候了,輕走近其旁,溫柔關心安慰她,輕聲道:“顧姨,怎樣了,有時麽地方不舒服嗎?”

  “嗯……唔……唔……”顧鸾音嬌羞不安的哼道。

  華云龍伸手探其額,並坐其身旁,顧鸾音本已春情難禁,急需異交歡撫,但在華云龍面前不好表露。現爲其手加額,男人氣息吸入,心搖神動,由其手上傳過一陣熱流,逼傳全身,引發淫液之念。提防即毀,滔天欲潮立時奔騰泛濫,一瀉千里,不可阻止,軟綿要倒。華云龍伸手扶其腰,抱之在懷,爲其解衣寬帶,片刻裸露,真是個妙人兒,無處不迷人心智,看得心動,呆視不已。

  

  華云龍仔細的打量著面前明豔動人的顧鸾音,胴體有著精致細膩的肌膚、玲珑豐滿的身段,真是越看越愛,於柔媚中另有一種長期練功的剛健婀娜。潔白晶瑩,光滑圓潤,修長雙腿如白釉般細滑的肌膚,覆蓋在既堅韌又柔嫩的腿肌上,形成柔和勻稱的曲線,她的臂部豐滿非常誘人,兩股之間有一條很深的垂直股溝,外形曲線富於女性美,一雙蓮足只手可握,幽香薰人,真是美不勝收,引人遐思。

  顧鸾音胸前白嫩的乳房渾圓豐潤,中間的一條深溝清晰可見,雙峰雖然傲人豐滿,但卻極爲堅挺,略有些上翹,十分的有彈性。乳頭和乳暈呈現青澀的粉紅色,漸漸溶入乳房的顔色之中,還未被愛撫,頂端的乳尖已經不甘寂寞的傲然翹起向上,小腹平坦堅實,腹下滿是黑茸茸的陰毛,每條陰毛都是細嫩鬈曲,互相纏繞,大腿內側的肌膚細白柔嫩。

  

  玲珑細小的兩片陰唇色呈粉紅,成半開狀,兩團微隆的嫩肉,中間夾著鮮潤誘人的細縫,如同左右門神般護衛著柔弱的秘洞,華云龍看到眼前兩片大小陰唇色澤如此高雅,還散發出淡淡處女身體的幽香。

  

  顧鸾音已一絲不挂,赤裸偎依,酥胸如脂,王乳高挺,那峰頂上的兩粒紫葡萄下那圓圓的小腹之下,兩山之間,一片令人回腸蕩氣的叢叢芳草,蓋著迷人靈魂神妙之境,全部活色生香地呈現地在他的眼前,,豐滿潤滑玉體,扭糖似的攝動,緊緊的貼著。

  這時華云龍已周身血液沸騰,熱流潮水般的湧向下體,他那一根玉莖便「突」地一下像旗杆似的直翅了起來。華云龍急環抱著顧鸾音,如雨點般吻其嬌客,兩唇相合,熱烈的吻、吸、允、含,四肢還抱緊緊的。他用舌頭分開了顧鸾音的牙關,伸入小嘴內部。濃烈交纏的接吻技巧使顧鸾音訝異,這孩子是否爲調情聖手,但不斷湧過來的唾液使她吞都來不及,更不用說發問。

  熱情的吻連續到粉白嫩頸上,華云龍一邊如雨點般落下急促的吻,一邊將火熱的肉體整個壓在顧鸾音赤裸裸的美豔胴體上,受到嘴唇愛撫敏感的部位,顧鸾音禁不住的熱烈喘息起來,發狂似的扭動嬌軀。由身體傳來一陣陣的酥麻,顧鸾音眼神迷離。

  

  移動時雪白豐腴的雙峰充滿彈性的跳動,結實膨脹的乳頭堅硬豎起,無法想像的成熟玉乳吸引了華云龍的注意,華云龍舐了一口眼前震動的玉乳乳頭,然後指尖以似摸未摸的微妙接觸,愛撫那被唾液濕潤的櫻桃色乳暈,指尖以乳頭爲中心劃著圓圈,在慢慢隆起的乳暈周圍塗抹著唾液。

  指尖玩弄一陣後,乳暈膨脹成半球形,中心的突起也變得更堅挺,由乳暈中勃起突出的乳頭,呈現出清楚的圓柱型,華云龍含住那堅硬高聳的蓓蕾,在口中用跳動的舌尖不停挑動。華云龍貪婪吸著勃起的粉紅色乳頭,舌頭交纏著不停挑弄,交互含住兩邊乳暈用力吸吮。

  

  華云龍開始用舌頭愛撫下面的處女地,雙唇貼上雪白柔嫩的大腿,舌尖一撩一撩的搔著,巧妙的吸吮四肢不能動彈的顧鸾音,大腿內側凝脂般肌膚的敏感部位,偶爾不靈巧的親吻,再運用高超的指技執著的愛撫顧鸾音,不斷來回摩擦臀部,順著滑向腰腹,在纖腰與豐臀上盡情地揉捏,大腿根部的內側,接近山丘處,受到指尖微妙的搔癢,使顧鸾音不自覺的用力彎起上半身。

  顧鸾音吐出別住的呼吸,好像對華云龍抗議似的搖動下身,喘息暗道:“啊……怎麽會這樣……我那里有……有快感了……啊……”雪白的大腿間,潤濕的陰唇發出淫猥的水聲。

  秘穴開口的裂縫內部,粉紅肉壁的糯動,催動著華云龍的情欲,使他的動作更加劇烈,手指沿著陰唇的鴻溝前後滑動,撥開纖弱的花瓣,粉紅色的粘膜就像一朵紅花綻放,正中間可愛的嫩肉隨著出現,靈活粗糙的舌頭如跳舞般,不斷舔舐由內側露出的肉色黏膜。

  華云龍贊歎道:“顧姨的這里,真是漂亮啊。”一向冷豔地顧鸾音,想到被華云龍看到陰部深處,羞得把頭歪向一邊,蒼白的臉頰泛起一片潮紅,更是嬌豔。

  華云龍按著不斷上擡的顧鸾音腰部,持續著更加激烈的舌技,他以舌頭攀附到全開的陰唇上用力向上舔,伸入靈巧的舌尖,挖掘肉壁與肉壁問的摺縫,然後以手指左右分開滿溢蜜汁的陰唇,使勁吸吮著顧鸾音的陰蒂,享受顧鸾音泛濫的香甜花蜜,神秘溪谷如今因爲冒出來的蜜汁和唾液,變成發出妖媚光澤的聖堂,粉紅色的蜜唇也完全變成紅色,里面的小肉片不停地顫抖。

  顧鸾音盡量向後仰,采取把秘密的溪谷完全交給舌頭的姿勢,小小的肉丘很快隆起,那種感覺連自己都感覺出來,華云龍的舌頭仍在裂縫中央旋轉,用舌尖挑逗花心,愈來愈強的情欲,使顧鸾音的身體大力顫抖。這時候從顧鸾音的大腿根傳來啾啾的聲音,好像和那聲音呼應一般,從她的嘴里也傳出斷斷續續的呻吟聲,已經累的上氣不接下氣,只能任由花瓣被華云龍執拗的以手指及舌頭玩弄折磨著。

  顧鸾音四肢癱瘓,這更激起華云龍的玩心,玩弄一雙嫩乳和陰道的手更是不停加速,在這種情形下,顧鸾音不斷掙扎,身體卻不自覺的跟著華云龍的動作擺動,漸漸的連她也可以聽到自己下體發出「噗滋」、「噗滋」的水聲,夾雜陣陣快意的浪叫哼啊聲,淫靡的應和著華云龍的玩弄。

  

  華云龍將嬌庸無力的顧鸾音翻過來,看到顧鸾音杏目緊閉,媚眼含春的俏麗模樣,心知這是讓她快樂的最佳時機,立刻挺起寶貝,龜頭摩擦著師父黑色的恥毛,一手捧起顧鸾音的臀部,使顧鸾音濕潤的私處更爲撐開,一手握著寶貝試探著顧鸾音濕潤的洞口,用龜頭磨擦著顧鸾音的陰唇。顧鸾音被寶貝抵得,一股深流慰心,口吸乳房,身上有舒舒暢快之感,但奇癢贊心。不覺輕抖,呻吟哼哼。

  接著華云龍十分容易的找到顧鸾音那已經張開的濕滑秘穴,寶貝前端稍微進入鮮嫩黏溫的玉門關,萬分興奮的華云龍腰部猛然一挺,寶貝破關往裹伸入,壁道漸裂,至處女膜,稍用力,「噗滋」一聲沖破了阻礙。粗大的寶貝便整根插進了顧鸾音體內,突破她的最後防線,直至花心,血液淫精順流而出。

  顧鸾音忍著徹骨連心之痛,盤骨彭漲之酸,毫無反抗的接受身體傳來的快感,身體像火燒一樣的熱。華云龍輕聲安慰道:“顧姨,忍耐一下,一會就會快活。”有摸又吻,不一會,顧鸾音終於完成初步工作,而享其中的樂趣,忍不住「啊」地叫出了聲。

  華云龍眼見原本高高在上、冷傲難近的顧鸾音,終於抛棄原有的羞恥自尊,狂亂地叫出聲來,心中興奮難當,更是奮力馳騁,盡情肆虐,手上口中更是不停輕薄這懷中胯下的赤裸羔羊,顧鸾音全身充滿著被突入身體深處的快感,她的意識被吞沒了,寶貝在湧出大量淫液的陰道上穿插,發出「噗滋」、「噗滋」的聲響。

  顧鸾音的腰不停的活動,她的下身大膽的擺動,來配合華云龍的寶貝在自己下體抽插動作,她內心隱藏著的欲念,隨著身體所受的刺激而爆發,這時她只覺得下體傳來的猛烈抽插快感,整個蓋過了其它五官所傳來的感覺,眼前天旋地轉,一股绯熱的感覺從身體里掠過。

  顧鸾音雪白的喉嚨隨著不停顫抖,不知道自己口中正不斷加大淫亂嬌吟的音量,道:“龍兒……顧姨……好快樂……顧姨……只……屬於你……一個人……”華云龍見過女子不少,同她這樣,嬌媚豔麗之人,還是首見,其情如火,騷浪現形,與奮提起欲火,大刀闊斧,如狂風暴雨,使勁抽插。

  兩人如猛虎博斗,戰得天翻地覆,天地變色,顧鸾音這時玉乳被揉得要破,搞得魂失魄散,俱酸、甜、麻、痛於身,媚眼橫飄,嬌聲淫叫,呼吸急喘,以一雙抖顛的玉乳,磨著健胸,腰兒急擺,陰戶猛擡,雙腿開合,夾放不已,高大肥嫩,豐滿的玉臀,急擺急舞,如旋旋轉,每配合其猛烈攻勢,無不恰到好處。

  華云龍眼視顧鸾音嬌容騷浪之狀,嘴吻其誘惑的紅唇,只手緊摟她,吸腹挺動,粗壯長大的寶貝,用勁的插其迷人之洞,發泄情欲,享受嬌媚淫浪之勁,償視豔麗照人之姿,無盡無休,縱情馳樂。這時兩人已到高潮,樂得有點瘋狂,如昏如醉,那汗水、淫液,喘氣都不顧狠命的大干。  

  

  下體的淺粉紅色嫩肉含著一條不停抽插的大寶貝,華云龍瘋狂抽插一刻鍾,顧鸾音的黑發跟隨她身體的活動而飛舞。華云龍突然感到寶貝周圍陰道內壁的軟肉一陣強力的旋轉收縮,顧鸾音的媚肉像一把鉗似的夾住自己的寶貝,便再也支持不住,寶貝一酸,將一道滾燙的洪流噴灑在顧鸾音體內。

  同時只見顧鸾音渾身不停顫抖,面上泛起了一陣紅霞,好像有強力的電流通過一絲不挂的身體,電流從背部一直傳到上頭部,臉上身上泛出淫靡妖豔的桃紅色,圓潤的粉臀不由得挺起來,好像是在回應華云龍的動作,柔細雪白的雙手環抱他的肩頭,手指深陷華云龍背上肌肉。。

  顧鸾音主動仰身獻上香舌,緊纏住華云龍粗大的舌頭,華云龍的舌頭陷入顧鸾音的嘴內,顧鸾音用力吸啜華云龍的舌頭,他們兩人像一對戀人似的熱情深吻,華云龍無法抵受這個美人兒的深吻,而繼續猛力抽插顧鸾音的蜜穴。顧鸾音美妙的身段突然痙攣,全身肌肉快速的抽緊,暈眩道:“呀……我有高潮……要泄了……”

  “咿啊……啊……龍兒……顧姨……不行了……”一聲前所未有的狂呼嬌喘由一張櫻口中傳出,如同淫娃蕩婦般,顧鸾音雙腿一陣痙攣抽搐似的緊緊夾住華云龍的腰臀,接著就發瘋般的搖著皓首,雙腳在空中亂踢,彷佛希望他的寶貝插得更深更猛,好像要將他擠得一滴不剩似的。

  射精後的華云龍只覺得心曠神怡,彷佛完成了遙遠前的願望,整個人放松的躺在顧鸾音的玉體上。而顧鸾音如同靈魂出竅般,只覺得太陽穴在振動,眼睛好像在冒金花,也感覺出自己的蜜唇還爲追求獵物在一張一合,但她此時的意識已經朦胧,呈大字形癱軟在樹洞內,無意識的將兩只修長的玉腿無恥地緊夾著華云龍的腰部,任誰也看不出這名赤裸裸躺在床上,滿臉高潮過後被征服的浪蕩模樣,竟是「玉鼎夫人」顧鸾音。

  

  

  倆人終至歡樂之頂,二五精液互合,暢快的休息著,閉目沈思。華云龍想剛才,她那騷浪淫媚,如火如荼的動作,內媚之勁,寶貝夾吻得舒暢,其嬌豔見之眼花了亂,玩得心胸皆酥,痛快靈魂出,陶醉的昏沈沈,那股味兒,可說初嘗到。

  顧鸾音,覺得身形飄蕩,神遊太虛,再想到歡樂之境,又羞又喜,這可愛的人兒,給于畢生難忘美夢,舒適痛快,自己怎麽那處騷蕩,赤體縱送,毫無顧慮。他那似乎有魔力的手,撫摸舒適,粗大的寶貝,干得痛快,迷人眼神,照射入心胸,心神蕩動不已,那當兒真好,不覺四肢夾緊他,輕聲的道:“冤家……我……三十多年的操守,爲你一日損之無馀,唉,真是冤債也。”

  “顧姨,說真心話,你實在太美,我忍不住,何況我不忍見你繼續痛苦下去。”

  “嗯,你說得好聽,誰不知你是害人精,我這一生算是送在你手里。”

  “顧姨,雖然是我主動加以誘淫,但是剛才你那股浪勁,恨不得一口將我吃了。”

  “啊,沒良心的,我獻了整個心身,還說我淫蕩。”

  “好吧,顧姨,那我就離去,讓您清高自守。”

  “你敢。”

  “唉,您真難侍候,玩又說我壓迫,離又不好。”

  “哼,現在我已失身給你,那你就要聽我的。”顧鸾音抱得緊緊的,似怕他跑了,並送上香舌。

  

  華云龍知其嬌情,故意吊其味口,以衣服擦去汗水,溫柔的吻,含允著細嫩的舌頭擁抱溫存著:“顧姨,你像盆火,差點將我容化,那股騷媚之狀,使我陶醉。”

  “嗯,你的狠勁,加上粗壯的東西,也搞得我魂飛魄散,使我迷茫,快樂得如登仙境,龍兒,我愛,你真是我的心肝,望你今後不要抛棄我,我們永久在一起,享受人間極樂。”

  

  顧鸾音手撫摸其面,注視著他,一張大小適度的嘴,展露出一絲密樣的微笑,兩須和額角,皆著一些汗水,粗壯的臂,緊摟著,糾纏著,其粗壯的寶貝硬挺著,還插在穴里。他壯實健美的身體壓住她,那男性所特有的,突起的胸肌,隨著均稱的吸吸,一起一伏,顯得那麽壯而有力。

  顧鸾音情不自盡的,抱著其首,一陣狂吻,一股男性氣息誘惑,使之心里一陣神蕩心搖,飄射著一股醉人的光彩,又似乎沈醉在美妙的音樂里,一個心兒,狂跳飄蕩,飄、飄、飄。華云龍爲其豔姿,惑人目光,豐滿白嫩嬌柔的玉體迷醉,像得到鼓厲似的,更抖擻精神,再度尋歡,猛抽猛干,寶貝的內莖,在穴中猛用勁的,提起出頭,大刀闊斧的干。

  

  才數下,顧鸾音已被干得欲仙欲死,陰精直冒,穴心亂跳,陰戶陣陣抖顫,口內不住的浪哼道:“好龍兒……你干死我了……好龍兒……咬呀……呀……龍兒……不能再動了……哎呀呀……不能再干了……”

  “我沒有命啦……呀……哎……龍兒……你真要干死顧姨……啊……嗯……”顧鸾音這時已被干昏了頭,猛勇的大力抽插,使其又連續的丟了數次,全身酸軟無力。這也難怪,三十馀年都末近男人,今日初經,而寶貝粗壯有力,如此狠干,怎不令她吃不消呢。

  顧鸾音嬌媚的浪哼著,激起華云龍像野馬,在平原上盡力馳聘著,他緊摟著顧鸾音的嬌身,也不管她的死活,用足氣力,一下下狠干下去,急插猛抽,大龜頭像雨點般碰在她的花心上,浪水陰精被帶著「滋、滋」的發響,由陰戶里一陣陣的向外流,屁股大腿都濕了一片。

  直干得顧鸾音死去活來,不住的寒顫,抖顫著,嘴吧張著直喘氣,連「哎呀」之聲都哼不出來,華云龍才輕抽慢插。顧鸾音此時才得喘氣的機會,望著他媚笑,並擦其汗水,溫情的吻著他,玉手愛撫健壯背肌道:“龍兒,你怎麽這樣厲害,顧姨差點給你搗散了。”

  “顧姨,你說我什麽厲害?”

  “小壞蛋,不準亂講,羞死人。”

  “好顧姨,說不說?”華云龍猛的抽插數次,緊頂她的陰核,不住揉擦磨旋,直揉得陰核與嫩肉,酥酥的,心里發顫,顧鸾音連忙大叫道:“我說,我說。”

  “好,快說。”

  “龍兒,你的大寶貝真厲害,顧姨差點給你搗散了。”華云龍故意使壞,要征服她,還頂著揉旋不止,干得更粗野。

  “顧姨,你地小穴被龍兒的大寶貝搗散了。”羞得顧鸾音粉臉通紅,但又經不起他那輕狂,終於說了,只樂得他哈哈大笑,她輕輕打了他一下笑說道:“冤家,真壞。”

  華云龍心滿意足的,征服了這豔絕一代尤物,繼績抽插。他經過多次沖刺,緊小的處女穴,已能適應。並且顧鸾音內功深厚,可以承受粗壯的寶貝,於是轉動著臀部上下左右,迎合著他直沖,並乖乖、龍兒、大寶貝的浪哼,曲意奉承。

  華云龍抽得急,顧鸾音轉得快。華云龍感覺其穴內,緊急的收縮,內熱如火,龜頭一陣熱,知她又泄了,自己有點累,緊緊互抱,陰內喇叭口,如張合含允著龜頭。一陣酥麻,寒顫連連,二人都舒暢的泄了,躺著喘氣,二度春風後,誰也不願再動了。暴風雨過去了,屋里又恢複靜寂,只聽到急促呼吸的聲音。

  

  

  片時的休息,緊抱著的人兒,又在動了。顧鸾音醒了,張著一雙媚眼,看著緊壓著的華云龍,威武雄俊,劍眉舒展,兩眼緊閉,挺直的鼻子,下端放著一只不大不小的嘴,唇角微向上翹,挂著甜甜迷人的笑意,加之勁大力足,粗壯長大的寶貝肉得舒適,使女人若仙若死的內功,這樣子真不知迷死了多少蕩婦淫嬌,她真愛他如命一般。

  顧鸾音想到自己原爲烈女,現爲蕩婦,赤身和其裸抱著,不禁羞紅著臉,輕吻了他一下,又得意的笑了,再想到剛才和他舍死忘生的肉博,他以那美妙緊硬的大寶貝,真搗心靈深處,把她領入從未到處的妙境,打開人生奧秘,又不由心里樂陶陶,甜密密地直跳,手撫著他堅官的胸肌,愛不釋手撫摸。

  原來寶貝挺直堅硬,還插住末出來,現被淫液及溫暖的穴兒滋潤著更加粗壯長大,把陰戶內塞得滿滿的,大龜頭頂緊子宮口,既刺激又快感,一股酸麻的味道,顧鸾音氣呼喘喘的道:“冤家,你這寶貝使我又愛又怕,險險我又出了。”說罷嘴舔舌咂,好像其味無窮。

  華云龍沈思中,靜靜享受安甯中的樂趣,爲其淫浪之聲所擾,張目凝硯,嬌媚麗容,手摸高隆玉乳,顧鸾音乳峰被揉著,酥癢到心里,擺首挺胸,輕扭細腰,豐肥的玉臀輕慢擺動,不時的前後上下磨擦,專找穴內癢處摩擦迎合。

  華云龍也把腰提起,挺動抽插,寶貝配合著她的磨動迎合,只樂得顧鸾音,喜喜的浪叫:“呵……冤家……乖乖……大寶貝……好龍兒……”

  華云龍低頭看她的陰戶含著大寶貝進出抽插,陰唇收縮,紅肉吞吐翻飛,猛挺急抽,運動自如,既香甜,又滑溜,有時盡根插盡,有時磨穴口,子宮口又緊夾著龜頭酥快,癢到心底,華云龍也樂得直叫:“顧姨……你的功夫真好……啊呀……顧姨……美死我了……加速的旋……唔……唔……好小穴……使我舒服……嗯……用勁的夾啊……”

  兩人叫在一起,浪做一團,因得更加痛快淋離,伊伊唔呀呀的,淫聲百出,浪態萬千,那大龜頭插進抽出,帶著騷水淫精,越肉越多,流得滿腹滿腿,屁股地上都是,其滑如油抽插更加快速,舒暢抉樂,如瘋如狂,勇猛大力玩樂,挺擡旋轉如飛,吞吐抽插不停。

  顧鸾音實在覺得不行了,浪得淫水成河,腰腿酸軟,不動一動,全身如散的,「格格格」浪笑。華云龍抱緊嬌身,壓得緊密,繼猛抽狠插數下,寶貝緊頂著陰核四周,子宮口和陰穴底處,在最嫩最敏感的軟肉上,輕輕揉轉。

  顧鸾音閉著雙眼,品嘗著這刻骨難忘的美味,美得她贊口不絕,口哀浪哼著,頭在左右搖擺,身隨其動搖動,粗壯的寶貝,轉動得地無法不擺動,她實在禁不住,這內媚之功,心底內的扭癢,樂得忍不住的,汩汩又出了,急得浪叫:“好龍兒……咬呀……嗯……唔……你饒饒我吧……我不能再玩了……小穴不能再浪了……也不敢浪啊……唔……唔……龍兒啊……饒饒小穴吧……可憐小穴……啊……不……不能再揉了……”

  

  “唔……唔……哼……好龍兒……嗯……我服了你……我今後……一定奉給你……永遠聽從……龍兒……好寶寶……別動……呀……嗯……我受不了啦……乖乖……小穴又出了……”

  華云龍粗壯的寶貝,實在把她干得太舒服了,雖然內功深厚,但還抵抗不了粗壯寶貝猛烈的攻勢,陰精像開關似的向外流,通體酥麻,酸軟無力,全身的細胞都在顫抖,真是有生以來,初嘗這樣的美味,從未領略的妙境,怎不使她樂極魂飛,死去活來。

  華云龍見顧鸾音兩頰火赤,星眼含淚,話語已含胡不清了,周身都在劇烈的頭抖,又燒又熱的陰精,直射不停,覺得自己龜頭酥麻似的,陰壁似顫抖的收縮,緊夾寶貝吸吻,脫陰昏死過去。連忙緊摟著,吻其唇,以舌伸入其口裹,向口中不停的運氣吹吸氣,才使其醒轉。

  

  顧鸾音眼珠已能轉動,漸漸恢複精神。華云龍然後托那潤滑,緊彈的豐臀,又猛力抽、插揉數下,緊頂著花心,再忍不住精關,千股熱熱的陽精,射入張口的子宮里去,熱得顧鸾音寒顫連打,疲乏的不動。恩愛纏綿的戰斗終於停,狂歡半日,已享受了極樂,甯靜的休息。  

  

  

  不知睡過多久,顧鸾音悠悠醒來,發覺華云龍緊緊壓在自己的身上,兩人全身赤裸,華云龍的大寶貝還插在自己的小穴里面,塞得陰戶滿滿的。一股羞恥和滿足之情,一起湧上心田。但見床單上濕濕濡一片,回想起剛才纏綿缱绻的交歡,真是無比的舒服爽快,有股令人留戀難忘的甜蜜感。華云龍那粗長似鋼鐵般的寶貝,操得小穴舒服透頂,是那麽令人留戀難忘。

  

  顧鸾音輕摟著華云龍又親又吻,並用豐腴性感的嬌軀緊貼他,華云龍被顧鸾音一陣擁吻、愛撫而醒,也熱情地吮吻顧鸾音的粉頰、香唇,雙手頻頻在她光滑赤裸的胴體亂摸亂揉,弄得她搔癢不已:“顧姨,你舒服嗎?滿意嗎?”

  顧鸾音羞怯地低聲地說:“嗯……你可真厲害……顧姨真要被你玩死啦……”

  “阿姨……你做我的太太嘛……我會給你爽歪歪的……”

  顧鸾音更羞得粉臉绯紅:“哼……臉皮厚……誰是你的太太……不要臉……唉……顧姨被你玩了……以后就看你的良心……”

  “咦……顧姨你放心……我會好好愛你的……喔……”華云龍看著顧鸾音那雪白細嫩的肌膚,雙奶又肥又大,奶頭似紅棗樣大,豔紅色奶頭,粉紅色奶暈,美豔極了,仰起上身再看小腹平坦,光滑白嫩,小山丘似的陰戶,蔓生著一大叢濃密黑而生亮的陰毛。看得華云龍泡在小穴內的大寶貝又硬又翹,臀部又開使一挺一挺的在動。

  華云龍心頭欲火如焚,寶貝又堅硬起來,挺陽欲刺,忽一轉念,又複下來,抽出寶貝,捧住顧鸾音要她上去弄個「倒澆蠟燭」式。華云龍起身坐在床邊,一把抱過顧鸾音赤裸的嬌軀,面對面的要她的粉臀坐落在他的大腿上,要顧鸾音握住他那高翹的大寶貝,要她慢慢的套坐下去。

  顧鸾音一看他的大寶貝好似一柱擎天,高翹挺立的,粗大得令人有點膽怯,華云龍把她的玉手拉了過來握住大寶貝,他的雙手揉摸她酥胸上白晰柔軟的乳房:“顧姨……快把寶貝套進你那小穴……”

  “龍兒……寶貝這麽大……好怕人呀……我不敢套下去喲……”顧鸾音含羞帶怯的模樣還真迷人的。

  “來嘛……別怕……剛才不也玩過嗎……顧姨……慢慢的往下套……不要怕嘛……”

  顧鸾音拗不過華云龍的要求,也想要嘗嘗坐式的新交歡滋味,于是她左手勾住華云龍的脖子,右手握著大寶貝對準她的桃源春洞,慢慢的套坐進去。華云龍雙手摟緊她那肥厚的粉臀往下一按,他的臀部也用力往上一挺,「噗滋」一聲,使大寶貝全根盡到穴底。

  “好脹呀……唉喲呀……”顧鸾音小嘴嬌叫一聲,雙手緊抱住華云龍的頸部,兩腳緊扣著他的腰際開始不停扭擺,嫩穴急促地上下套動旋磨,華云龍雙手揉捏她那兩顆抖動的乳房,並張口輪流吸吮著左右兩粒奶頭,他擡起臀部一挺一挺地向上頂著。

  “嗯……哼……哎喲……好美喔……”顧鸾音雙眸微閉,發出滿足的淫語。「噗滋」、「噗滋」,顧鸾音的浪臀起起落落,小穴夾著寶貝狂亂地套弄著,她的淫水越流越多,千嬌百媚淫浪無度,香汗流不停,淫語道不絕。

  “嗯……好龍兒……嗯……摸我的奶子……用力的摸……啊……好美……嗯……用力的搓……嗯……我好爽好爽……”

  “好舒服……嗯……顧姨……好舒服……嗯……大寶貝頂得好舒服……用力的搓……嗯……好美……嗯……”在下面的華云龍,將雙手放在顧鸾音的雙乳上,用手掌重重的搓揉著她的奶子,用手指去捏弄奶頭,下面的大寶貝也配合著她的動作,一上一下的頂著。

  

  “唉唷……龍兒……啊……小穴好……好舒服……哦……哦……好過瘾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快……快往上頂……頂深點……”

  顧鸾音興奮得淫聲浪語的亂叫著,肥臀上下的套動著,愈叫愈大聲、愈套愈快、愈坐愈猛,她雙手緊摟著華云龍的背部,用飽滿柔軟的乳房貼著他的胸部以增加觸覺上的享受,她像發狂似的套動,還不時旋轉那豐滿的肥臀以使小穴內的嫩肉磨著大龜頭,顧鸾音騷浪極點,淫水如溪流不斷流出,小穴口兩片陰唇緊緊的含著華云龍巨大的寶貝且配合得天衣無縫。

  顧鸾音愈扭愈快、臻首猛搖,烏亮的秀發隨著她搖晃的頭左右飛揚,粉臉绯紅、香汗淋淋媚眼緊閉、櫻唇一張一合,顧鸾音已置身于欲仙欲死的境界。

  

  “嗯……好龍兒……顧姨的小穴好……好爽喔……嗯……大寶貝龍兒……小穴好舒服……嗯……小穴好……好美啊……哦……我美死了……嗯……哦……”華云龍搓揉顧鸾音的雙乳一陣之后,將雙手放下把身體撐起,形成兩人相對的坐姿,顧鸾音將華云龍緊緊抱住,雙乳在他的胸膛磨蹭起來。

  “顧姨……你好騷……好淫蕩哦……嗯……哦……顧姨……把你的肥臀轉一下……嗯……轉一下……對……太好了……”

  “嗯……哦……呀……爽……花心美死……好龍兒……你真懂……爽……嗯……太好了……太美了……嗯……快……快頂啊……”

  “哦……小穴用力夾……哦……用力夾緊大寶貝……嗯……哦……可美死我了……嗯……”

  “啊……啊……嗯……我……我受不了……啊……要……哦……我……我要丟了……來了……哦……我快活死了……嗯……”

  “顧姨……哦……你怎麽這麽快……哦……顧姨……哦……”只見顧鸾音身體往后倒,雙手雙腳成「大」字形,不住的喘氣,吐氣如蘭,有氣無力的道:“好龍兒……讓顧姨休息一下……等一下再讓大寶貝龍兒……好好的玩……喔……哼……哼……好美……喔……嗯……”

  此時的華云龍,下面的大寶貝直直的挺力著,心中的欲火熊熊的燃燒著,將顧鸾音的身體一翻身,將硬挺的寶貝從她身后插入。顧鸾音被這突如其來的動作驚嚇著,忍不住驚叫起來。

  “唔……好爽……哎喲……龍兒……嗯……大寶貝頂死……小穴啊……哦……小穴……好爽哎唷……嗯哼……好龍兒……嗯……你的大寶貝真凶猛……嗯……用力……嗯……快……快干顧姨……干顧姨的小穴……嗯……嗯……我……愛死……你……嗯……”

  顧鸾音搖起浪臀,配合著華云龍的活塞運動,將肥臀直往后送,並把頭往后轉,將那香舌伸入華云龍的口中,去吸吮他的舌尖。華云龍則一手搓揉顧鸾音的雙乳,一手伸到兩人的交合處,去扣挖她的陰核。如此一來,顧鸾音蠕動的更厲害,忍不住的松口哀毫著。

  “嗯……嗯……好龍兒……大寶貝龍兒……嗯……嗯……我……好美喔……嗯……全身上下都給你玩……嗯……小穴……哦……美……嗯……你真的好棒……我從來沒……沒有這麽爽……嗯……顧姨……離不開你了……嗯……嗯……顧姨要龍兒的寶貝……天天插顧姨的小穴……嗯……我好爽……哦……太好了……小穴太美了……嗯……”

  “顧姨……你的小穴……真美……唷……嗯……又小又緊的……夾的龍兒的寶貝……好……好舒服喔……插起來真痛快……嗯……嗯……我要干死你……哦……大寶貝要舒服……嗯……我要狠狠的干……小穴……”

  意亂情迷的顧鸾音只有拼命的浪叫,她的手抓著自己的一對玉乳,猛力的搓揉,一副春意無邊的樣子。華云龍狠狠地頂撞花心,同時搖動屁股,使的龜頭像電鑽似地在花心上鑽著,顧鸾音搖著圓臀,嘴里直哼著。

  “嗯……唔……龍兒……你……你真行……嗯……干的顧姨美……美上天了……唔……快……快……嗯……我……我要丟了……啊……嗯……”說罷,顧鸾音的花心如同嬰兒的小嘴,緊含著龜頭,兩片的陰唇也一張一合咬著大寶貝,一股陰精隨著淫水流了出來,燙得他的龜頭一陣陣酥麻,接著身子一陣顫抖。

  “哎呀……不好……”華云龍心中一驚,卻已來不及了,因此他的雙腿一挺,使的大寶貝盡量往內伸,隨著身體的顫抖,陽精直射而出,沖擊著顧鸾音的花心。

  “哎唷……舒服極了……”顧鸾音覺得花心里一陣奇熱,身子也強烈的抖了幾下,整個身體癱軟在床上,然后一切都靜止了。

  一場激戰之后,余下的是兩人滿足的喘息聲,靜靜的享受著美妙的感覺,兩人也已感到有些疲憊,華云龍輕輕的抱著顧鸾音,相擁入眠,沈沈的進入美夢中。

  

  

  次日早晨,天蒙蒙亮,倆人還在酣睡。顧鸾音先醒來,揉揉眼睛一看,不知到了什麽時候,推醒華云龍,叫他醒來。華云龍此時見顧鸾音亦赤露體,那寶貝又硬的翹起來,搖頭晃腦,大有尋事之概,隨手按住顧鸾音,又要求尋歡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