善良的美人婦 (完)

第10章

  「天啊,他不會已經知道我懷孕的事了吧?可是這個事情只有曉美知道啊,更何況他也不認識曉美啊」柔雪邊撿勺子邊想著。

  「大妹子?大妹子,你沒事吧?」

  「恩,我∼我沒事」柔雪低著頭小聲的回道

  柔雪發呆的盯著自己的碗搖搖了頭,小聲的說道「不會的,今天才查出來的,他不可能知道的」。

  「大妹子,你說什麽?」

  「沒∼沒什麽,快吃飯吧」

  膽小懦弱的老乞丐看著眼前這個高貴、典雅的絕色美人也不敢再說什麽,兩只深陷在眼眶里的小眼睛色迷迷的窺視者柔雪完美的胸部,大口的咀嚼著桌上的美食。心想著「要是王瞎子說的願意爲俺生孩子的女人就是眼前的美人該多好,就算要俺折壽二十年俺也願意」。

  就在這時柔雪的手機響了,柔雪拿出手機號碼顯示是林凡的來電。

  「喂,柔雪,是我林凡」

  「恩,這麽晚打來有事嗎?」

  「恩,明天是我的生日,明天晚上我會在家里舉辦一個birthday party,我非常希望能得到柔雪你的祝福」林凡情意綿綿的說道。

  心煩意亂的柔雪此刻哪有心情參加party,「林凡,謝謝你的邀請,可是我……」

  「柔雪,你一定要來沒有你的參加,這個party將會淡然無彩,我非常希望你能來」林凡搶先一步說道。

  「林凡,我……」柔雪無奈的說道

  「那就這麽說定了啊,party會等你光臨再開始」林凡說完便挂斷了電話

  「喂,喂,林凡……」柔雪很是無奈

  聽妻子和別的男人打電話,膽小自卑的老乞丐心中充滿了嫉妒和害怕,害怕妻子丟下自己,害怕妻子和別的男人好。

  吃完飯后,柔雪閉著眼睛站在花灑下,水流輕柔的流過柔雪水潤細膩的肌膚。柔雪一雙芊芊玉手輕輕的摸著自己光滑如壁的小腹,此刻柔雪似乎感覺到了子宮里孩子的跳動,嘴角微微上揚。可是很快柔雪便收斂起了笑容,妻子知道這個孩子不能要。

  經過一夜的內心掙扎,柔雪還是決定打掉這個孩子,第二天一早,柔雪請過假便早早來到醫院。

  「曉美」

  「柔雪,你怎麽這麽早就來了啊」孟曉美很是驚訝

  柔雪悄悄的把孟曉美拉到辦公室里,小聲的說道「這個孩子我決定還是打掉,你幫幫我吧」。

  可是孟曉美昨晚才獻計給林凡,讓林凡以生日party 爲由邀請柔雪,這樣一來柔雪一定會告訴林凡自己懷孕的消息,這樣林凡則會徹底死心,所以此刻孟曉美怎能讓柔雪成功的打掉孩子。

  「柔雪,你這是怎麽了,怎麽這麽殘忍啊,你就不怕孩子報複你?」孟曉美爲了讓柔雪保住孩子,連身爲醫生的自己都開始說些迷信的話來嚇唬柔雪。

  可是柔雪還是很堅定的想要打掉孩子「這個孩子我真的不能要」

  「難道,這個孩子不是……」

  「曉美別亂說,這個孩子是我老公的」柔雪害怕孟曉美胡亂猜測,著急的說道

  「那這樣吧,你讓沈云翔打電話給我,只要他同意我就幫你打掉」

  沈云翔就是我也是柔雪的丈夫,這下柔雪沒話說了,柔雪心里很清楚肚子里的孩子根本不是丈夫的,怎麽能讓丈夫知道。

  孟曉美見柔雪無奈的神情,又說道「柔雪這件事情你不會還沒告訴云翔吧?這麽大的事情云翔應該有知曉權,就算你不在我這里打胎,別的醫院打胎也都是要家屬簽字的」。

  「我∼我」柔雪不知該怎麽說,只能打碎牙往肚里咽半天說不出所以然

  「好了,姐妹有難我怎麽會不幫呢,這樣吧你回去打個電話和云翔商量一下吧。如果明天你堅持要打掉,我一定幫你」孟曉美笑嘻嘻的說著。

  善良的妻子見孟曉美這麽一說,也不好再強求曉美,只好無奈的先回去了。臨走的時候孟曉美還特意提醒柔雪千萬別忘了晚上林凡的party。

  柔雪在外面吃過中飯才回到家,柔雪回到家卻沒有看見老乞丐,柔雪來到客房門前。驚呼一聲「天呐,怎麽會這麽亂」,原來老乞丐雖然住在這麽高檔的住宅里,但是依舊改不掉十幾年乞丐邋遢的習慣,整個客房滿地的衣服、垃圾,連個站腳的地方都沒有。

  這時候家政工張姐過來說道「慕小姐,這個真的不能怪我,你這個朋友實在是太髒了,我這真的沒法打掃……」

  「沒事的,我知道了,你去忙吧」柔雪十分善良,並沒有責怪張姐

  只見天使一般高貴的妻子帶著手套,腰上系著圍裙開始幫老乞丐打掃房間,光是地下老乞丐的內衣褲、臭襪子和床上滿是黃色精斑的床單就讓妻子整理了半天。

  時間過的很快,一轉眼到了傍晚時分,妻子就像幫自己的丈夫整理房間一般,將老乞丐的房間整理的干干淨淨。柔雪長歎了一口氣,用手擦了擦額頭上的汗珠,看著整理好的房間,臉上露出一絲甜美的笑容,心中想到「這個男人真是太邋遢了,不過呢也不能全怪他,從小就沒人照顧也挺可憐的」。

  柔雪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麽了,既然關心起老乞丐的生活起居,想到這柔雪趕緊離開了散發著一股騷臭味的老乞丐的房間。

  柔雪洗了個澡,在衣櫃前換上了一件純白色的低胸大露背式的長款晚禮服,美麗的鎖骨下是若隱若現的乳溝,潔白光滑的玉背在純白的禮服下閃閃耀眼。長長的裙擺拖在地上,燦燦生光,衣料是極爲光滑的絲綢,貼出凹凸有致的曲線。

  在這月亮剛剛升起的傍晚,只見一個國色天香、高貴典雅的絕色美人走在小區的道路上。晶瑩剔透的大眼睛,小巧翹挺的鼻梁,櫻桃般粉嫩的小嘴水潤晶瑩,潔白無瑕的皮膚配上那完美的身形以及妻子高挑的身高。眼前的美人仿若夢幻一般,就連路上的女人們都忍不住回首翹望、眼神中更是充滿了對女神容貌身材的仰慕。

  在這傍晚的夜色中,高貴的女神身上散發著一陣溫柔潔淨的白光,似乎是要照亮這世間的黑暗,照亮人們心中的陰暗。

  「曉美」柔雪看到小區門口的孟曉美輕柔的喊道

  孟曉美回過頭來看到如女神一般的柔雪,驚呆了!心想著「真是沒想到,都結過婚了,既然∼既然還是給人感覺如此聖潔、高貴」。

  柔雪走到孟曉美身旁,孟曉美趕緊收斂起自己驚訝的表情。雖然孟曉美內心十分感歎、羨慕柔雪的美貌,但是畢竟是都是女人而且柔雪還是自己的情敵,孟曉美嫉妒的說道「呀,我們柔雪化過妝真是漂亮啊」。

  柔雪嬌羞而謙虛的說道「你就別取笑我了!我們曉美才是最美麗的」

  「柔雪你這妝怎麽化的,你得教教我啊,不然我可和你絕交啊」

  「曉美,其實我∼我沒有化妝,畢竟我還是懷孕在,嘴唇比較干倒是擦了一點唇膏」柔雪懷孕兩個字說的非常小聲。

  「天呐……這可恨的林凡既然讓我和柔雪一起去,這不是擺明讓我做陪襯嗎,可惡」

  「在想什麽呢曉美」

  「啊,沒∼沒什麽,我們走吧」

  「林凡家住這里?」柔雪驚訝的問道

  「是呀,他自從知道你結婚后住在這個小區,他就搬到這里來了,爲的就是每天能看到你